? 天皇巨星:同时拥有-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天皇巨星:同时拥有

拓拔瑞瑞2017-8-27 19:27:23Ctrl+D 收藏本站

????酒店的高级包厢。()

????奢华的装修,浪漫唯美的紫粉色,那隐隐燃着的烛光。包括精致的美食,还有诱惑的香槟。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像是简单的晚餐,这简直就像是特意为了庆祝什么而订下的。

????渡边玲静静坐着,举起酒杯无声地喝上一口。她的目光游离,比起先前少了些高傲,却显现出几分淡漠。视线若有似无地瞥向各个角落,可是最后却总会聚集到某人身上。

????“烈,祝贺你马上要达成心愿了!”她举起酒杯,迎向了他。

????宫本烈心情似乎不错,同样举起酒杯示意,沉声说道,“玲,这些年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恐怕也不会进行得那么顺利!这杯酒我敬你!”他说完,径自仰头喝尽。

????这番话的确是肺腑之言,说得句句真心实意。

????渡边玲微微一笑,同样仰头喝酒。

????只不过,她喝得十分苦涩,原本甘醇的美酒都变了味道,带着异样的酸味。一口气喝到底朝天,她双颊泛起红晕,轻声说道,“烈,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没有错,这些都是她自己愿意的,他不曾强迫她做。

????伊盼儿独自一人坐在一边,低头吃着东西。[]食物的味道确实不错,可是她的胃口不大好。手握着叉子随意地转着,盘子里的鹅肝还是没有动。

????忽然,听见有人沉声说道,“怎么?不喜欢吃吗?”

????她这才抬头,冷漠地说道,“不是!”

????“你想吃什么?我吩咐他们去做!”宫本烈殷勤地问道,一双眼睛紧锁住她的小脸。而他心里不禁开始调侃自己:宫本烈啊宫本烈,原来你也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紧张这么无措!

????伊盼儿放下手中的刀叉,徐徐说道,“我吃饱了,想先走了!”

????“伊小姐!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没有礼貌很自以为是吗?”渡边玲忍不住厉声喝道,手中的酒杯猛得扎在了餐桌上。

????不等伊盼儿开口说话,宫本烈沉声劝道,“玲!她身体不大舒服,你不要这样!”

????又是扭头,视线再次对上了伊盼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你早点休息!”

????“恩!”伊盼儿站起身来,不打算再继续逗留。而她的目光轻渺地扫过渡边玲,不动声色地转过身,迈开脚步朝着包厢外走去。{}

????渡边玲瞧见她的神情,只感觉自己心里的火焰在燃烧。

????“等等!”宫本烈再次开口,下一秒也站起身来。几个大步走到伊盼儿身后,不放心地说道,“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不需要!有司机就可以了!”伊盼儿皱眉说道。

????“烈!”渡边玲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感觉自己的心都被人踩在脚下。

????宫本烈望向渡边玲,安抚道,“玲,我马上就回来!”回头望向伊盼儿,他的神色异常温柔,坚决地说道,“我送你回去!”

????“随便!”伊盼儿见他这样执着,于是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再次转身,最后一抹视线与渡边玲碰撞,发现对方眼底愤恨的神色让她一惊。她只感觉脊背森寒,仿佛被人穿透一般。

????渡边玲看着包厢门打开,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离去,自嘲般地笑了。

????※※※

????东京的夜色迷离,霓虹交织着灯红酒绿。

????宾士车徐徐朝着别墅而行,伊盼儿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她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的气氛,“你这么做,不怕她伤心。”

????“玲?”宫本烈沉声呢喃,坚定地笑道,“她不会的!”

????“这么有自信?”伊盼儿心里叹息,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一场卧底行动。她既想回到闻奕身边,可是又无法淡然渡边玲。很多时候看着渡边玲,仿佛看到自己的影子。

????宫本烈扭头瞥了她一眼,语气里透着骄傲以及从容,“这个世界上,玲绝对不会背叛我的!不过……”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同时拥有鹅皇和女英?”

????“你倒是对中国的古代传说有些研究,可惜我和她既不是鹅皇也不是女英,而你更不是舜。”伊盼儿轻声说道,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宫本烈回头望向前方,“伊儿,奇迹每天都存在,话不能说得太绝对。”

????宾士车驶过红绿灯,淹没于尽头。

????回到别墅后,伊盼儿自顾自走上楼,“我回房了!”

????宫本烈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他只好拿出手机,低头瞥见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他按下了通话键,“喂”了一声。只是视线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消失。

????“烈,我突然接到电话,所以要赶去。我怕你来回跑。”电话那头,渡边玲轻柔的女声传来。

????宫本烈舒缓了一口气,“知道了!你小心点!”

????“烈!”渡边玲又在电话那头喊了一声,随后是无声寂寥。过了一会儿,她轻声说道,“没什么!”

????“嘟嘟嘟——”一阵急促的盲音,电话被挂断了。

????宫本烈心里有些狐疑,却也没多想什么。

????当天晚上,渡边玲是在凌晨两点回到别墅的。她回来的时候,除了一些守卫,所有的人已经入睡。她独自走上楼,站在三楼抬头望向四楼。那里是宫本烈所在房间的楼层。

????不过,她没有上楼。

????只是转过身朝着三楼最左侧的房间走去,她伸手从小包中掏出了一样东西。昏黄的壁灯打下光芒,照见了她手中多出的物品。

????那是一把手枪,带消音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