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交易-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七章 交易

拓拔瑞瑞2017-4-30 21:50:27Ctrl+D 收藏本站


  迷迷糊糊的坐上了车子,在冷风中一阵翻腾,一天没有吃饭,而如今空腹喝酒无疑是雪上加霜,没有吐已经不错了,小憩一会醒来时竟发现躺在一张大床上。
  苏阅吓的醉意全无,慌乱的从床上爬起来,这环境像极了早上的、像是染了噩梦的地方。
  唯一让她安慰的是衣服完整无缺的穿在身上,窗帘只拉上了一角,露出灿丽多彩的霓虹灯,像龙一样,曲曲不断。
  房里除了自己别无他人,猛然听到流水的声音,扭头一看,斜后方浴室里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身影。
  她有些懊恼,明知道自己不会喝酒还去逞什么强,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下一看,吓了一跳,退后两步,好高的空阔,是顶层吧?!自己一直有恐高症,俯首间感觉自己像是沧海一粟,茫茫灯海,自己还不如那一盏霓虹,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骄傲和自卑并存。
  今晚,注定不平凡,因为她决定用自己换取天源的一度平安。
  浴室门打开了,华任全身只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精壮的胸膛上犹挂着水珠,小腿挺直匀称,湿润的头发贴着鬼斧神工的俊脸,嘴唇微微勾起一抹魅惑的笑。
  “帮我吹吹头发吧!”他走到沙发上坐定,一双眸子含笑的看着苏阅,像是等待女仆的梳理的王子。
  苏阅心里没有不耐,轻轻的走过去,已经决定了,今晚就算屈辱了灵魂,她也会毫不犹豫。
  他的头发比她想象中还要柔软,柔柔的从指腹间摩擦而过,让她想起了柔滑的丝带,带着微微的清香。
  华任嘴角似笑非笑,单手一抱,便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吹风机从她的手里跌落到沙发里,一双微微惊讶的大眼对上了他的墨眸。
  “你现在还可以选择,点头同意,摇头拒绝。”
  “好。”
  好字从她嘴里蹦出来,像是预存了好久,带着微微的酸涩却是毫不犹豫。
  华任像是一惊,随后笑了起来,勾唇在她耳边轻语:
  “我喜欢不矫揉造作的女人,从现在开始,就算你后悔也没用了。”
  说完一个翻身将她困在了沙发里,沙发很大,像一张大床一样,就算两人一前一后也是绰绰有余。
  若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当暧昧的气息抚上耳廓的时候,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嘴唇被柔软的芬芳覆上,先是浅浅的嘶磨,而后又像狂风暴雨过境,撬开的她的味蕾,与之嬉戏,双手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
  苏阅全身一僵,感觉他的手指像带电般,所到之处,酥软炙烫,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抛开那个第一次,这一次是在清醒的情况下,与一个男人坦诚相见。
  蓦然感觉全身一凉,衣衫尽退,柔软的薄唇覆上了胸前的蓓蕾,随即像柔溺的小鱼一样,游弋全身,慢慢悠悠,不慌不忙。
  苏阅一阵战栗,忍不住惊叫出声,忽又用手捂住嘴巴。
  华任眼眸浅带笑意,悠悠的看着她激烈的反应,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大掌随即恶作剧似的往下滑,来到她的肚脐,再到小腹,最后来到私密花园,伸伸缩缩,劫取她所有的神智。
  苏阅现在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晕眩过去,这样,应该就不会有屈辱的感觉了吧?
  而他似故意消磨她一样,依然眸带浅笑,肆意盎然,看着她软了身体,趴在他的身体上,才执起她的小手,来到……(此处省略500字。)
  激情的燃烧还在继续着,都说希望越高,失望越大,这一刻她连自己都憎恶了起来,自己竟然沉浸在男欢女爱中,享受着,期待着他带来的快乐,直至在他的低吼中,昏阙了过去。
  手机铃声在午夜突然响起,爆破了沉静的安宁,床上的人儿似乎太累了,依然安详的沉睡着。
  华任轻轻的捋了捋因汗水沾粘在额前的头发,指节分明的手指,执起蓝色的手机,轻瞄了一眼,上面来电显示:苏晔。
  他偏过头审视了苏阅五秒钟,忽然,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轻轻的扬手,将手机扔了出去,随即又扑上诱人的躯体。
  “啪”
  手机与地面接触后,飞迸了后盖和电池,顺利的解体。
  温馨分割线
  苏阅悠悠转醒时,已经是中午了,她是被饿醒的,身体的酸痛完全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扭扭身子爬起来。
  刚下床就看见了那一抹蓝色的手机后盖,怔楞了片刻才拾起,这样也好,十八岁时爸爸送的礼物,坏了也好。
  “心疼了?”华任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下身穿着一条休闲裤,上衣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双眸子微带笑意,眼角飞翘,神采奕奕的看着她。
  苏阅回望,一张帅气的俊脸,拔昂的身姿,绝世超然的气质,就像是艺术家手里的神储,心中隐隐一动,竟感觉移不开眼。
  “看傻了?饿了吧?”他笑着走到她的身后,将碗放到床头柜上。
  “给我看一下还能不能修好?”他伸手去拿她手里的手机。
  “不要。”苏阅向旁边让了一下。
  华任眼眸一暗,只是片刻,随即又笑了起来,
  “也好,一会我给你买一部更好的。”说完,轻轻的从背后将她搂住。
  苏阅身体一僵,还来?
  “别动,我只是想抱一下。”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温柔的解决了她的忧虑,他磁性的声音夹杂着暗哑,窝在她的颈窝里,吸取着她的温暖。
  囫囵吞枣的填饱肚子以后,猛然想起,天源,今天下午一点的收购会。
  找到华任时,他正在阳台接电话,脸上沁满了笑意,眼睛微微的弯成了半月,阳光下,一片暖意,苏阅看着,仿佛也照到了她心里。
  华任挂上电话,懒意洋洋的坐上沙发,翘着二郎腿,享受着冬日的暖阳,轻笑着,看着她的怔楞。
  “有事吗?”
  苏阅猛然清醒,她居然被他迷惑了?使力的摇摇头,清汤挂面的长发,随着摆动,在阳光下肆意张扬。
  走到他的面前,俯视着他满脸的不恭,
  “华总,天源……。”
  “天源怎么了?”她还未说完,他便打断她的话。
  “你说过,只要我答应,你会放过天源。”她微微的低下头,
  “有吗?什么时候?有合同吗?有单据吗?呵呵……”他轻笑出声“苏小姐,不要告诉我连口说无凭都不知道。”
  苏阅心里一寒,感觉无限的凉意覆满了全身,仿佛此时挂在头顶的不是太阳,而是乌云,心里一阵讽笑,是呀!苏阅,你何时如此的愚蠢了?
  紧握着双手,指节微微的泛白,指甲深深的陷到了肉里,她却感觉不到痛,努力的扯出一抹笑容,咬咬牙开口:“华总,只要你同意放过天源,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一个女人能为我做什么?”
  “你要你愿意,什么都可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坚决。
  ------题外话------
  华任会不会答应苏阅呢?大家拭目以待。亲们收藏吧!多多收藏,多多更新啦啦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