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谁满足了谁-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十二章 谁满足了谁

拓拔瑞瑞2017-4-30 21:50:50Ctrl+D 收藏本站


  门外,秦离一脸冷然的站着,怒目斜视着华任,微碎的头发因为细雪飘湿,看起来有点颓废。
  门,刚好开了一个人的空度,华任拦在门后,丝毫没有请他进的意思,四眼对碰,碰出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苏阅站起身,淡视了两人一眼,砰的放下水杯,还真当她的小家是随便的收容所吗?
  取下西装,扔到华任的肩上,“对不起两位,我要睡了。”
  “苏阅,你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秦离寒着脸,一双眸子透着愤怒。
  聊城的雪天,夜晚尤其的冷,这个女人竟然让他在外面找了半个小时,让他更生气的是华任会在她的家里。
  “怎么,我和你很熟吗?我家庙小,容不下两位大佛,两位请。”她边说,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华任转过头,唇角依然勾起,只是眼里,换上了一片冷然。
  “苏阅,我们……谈谈……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秦离压下怒火,反展开笑容,说那个秘密两字的时候,他的声调突然变低,暗笑示意的看华任一眼。
  苏阅看着两人,这两个男人,何止相像,诡秘莫测的,让人猜不出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皱起眉头,请的动作犹未收回,拉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阅儿要休息,有事下次再谈吧?”华任眼神诡秘莫测,勾起的笑容,展示着他此刻的愤怒,毫不犹豫的拉上门,拉着他一起走出。
  走道里,下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轻,直至消失在尘埃之中,她才推开浴室的门。
  雪地里两个出色的男人,相互对视,同样出色的身姿,连灯光都忍不住汗颜。
  “秦离,有些话,该说,或者不该说,你自己清楚。”华任扬着眉,一双眸里轻染淡意,肆意盎然。
  “一次,我在古蝶公墓看见了她,”半晌,秦离转过头,眼露微迷,
  “她坐在长椅上睡着了,紧皱的眉头,像是广阔无垠的天空,突然横亘了一条断缝,那么一张纯净的脸,那条眉却宛如山岱,那时我就在想,谁若能抚平她的眉皱,谁就能释放她的绚丽。”
  “可是,华任,你能做到吗?”他又问。
  能吗?回忆如水般流淌,华任看了一眼楼上微亮的窗口,如果那天夜晚,他打开门,没有看到她,或者转身离开,他永远,也不会和她交集,她躺在洁白的大床上,头发散漫,像极了堕落的天使,还有那一张他无法毁视的容颜。
  是诱惑,不知是谁诱惑了谁,他拼命的要了她,一遍,一遍,又一遍,无视她的初夜,无视她醉酒后哭泣的挣扎。
  怕她发现,他甚至早早的离开。
  如果,没有那么一张铭心刻骨的脸,也许他会放过她。苏阅,你的人生从你出生开始,注定要波涛汹涌。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风流阔绰,玩尽世人,但是,我们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华任卸下了那张魅惑的笑容,眼底沉如深渊,那个‘但是’,他咬的非常紧,警告的气味不容忽视。
  “钥匙拿来。”华任伸出手。
  这是秦离第一次见到没有微笑的华任,刚刚花了半个小时,才拿到的苏阅公寓的钥匙,此刻他却要拱手相让,他寒着脸,扔出。
  “我的叛逆,你们一向知道,或许,我会帮她。”冷凝着脸说完转身,走向豪车。
  华任看着他的背影,勾起一抹微笑,眼眸明亮,笑道:“希望你不要把你的好心,弄巧成拙,因为她,不会……莫名其妙的憎恶一个人。”
  秦离不知道,苏阅对他的厌恶,启于那日的酒店,而他的好心,为别人做了嫁衣。当然,他不会告诉他。
  浴室里雾气笼罩,朦朦胧胧中看到一具傲人的身体,光滑嫩白的皮肤上挂满了水珠,一颗一颗的如秋日的露水。
  房间的门打开了,走进一个男人,皮鞋埕亮,狭长的凤眼眯了一下房间,轻笑了起来,轻轻的步到浴室门口,靠着墙,听着哗啦的流水声。
  苏阅关掉浴霸,走进小隔间,看到空荡荡的浴架,这才想起,那条荷绿色的浴巾,已经被她扔掉了。
  浴室的门豁然被打开,女性的幽香混合着沐浴的香味扑鼻而来,娇皙的身体未着褴褛,就那样直愣愣的扑进了华任的视线,
  华任一愣,若是别的女人,他肯定以为,这样做是为了勾引他,而她,“呵呵……”他轻笑出声,脸上染上明月菁华。
  他的笑声让苏阅一阵僵硬,双手抱怀,颤抖着打开置衣室,却拧反了方向,后面,他已跟了过来,羞涩自动涌上心头,冲进去,死死的关上门。
  他怎么又回来了?明明锁了门的,努力的平复激烈的心跳,她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竟然无处不在。
  他走近,贴着置衣室的木门,双眼布满邪肆,轻笑,“小东西,别害羞了,又不是没看过。”
  苏阅咬着牙齿,嘎嘎作响,心里骂了无数遍无耻,找了件牢实的衣服,仔细的检查几遍后,才打开门。
  看着那张俊帅的脸,鬼魅的笑,忍不住皱紧眉头,华任看着她,一愣,回想起秦离的话【谁若能抚平她的眉皱,谁就能释放她的绚丽。】忍不住的伸过手。
  苏阅从来不知道,有的人竟然能油盐不进,柴米不通,吹风机被他抢了过去,晚上十点钟,也能奈着不走。
  苏阅有些无力,华大总裁要什么没有,想必也不会在乎她那点破东西,不去理他,独自一个人走到卧室,锁上门,仔细的试了几下,安全、牢靠,安静的睡去,这一晚,她竟然没有想着天源。
  半夜里,空气里散着凉凉的冷意,她却感觉到身前一片暖意,忍不住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华任看着她的睡颜,愣愣的出神,眼里一片从未出现的认真,指节分明的大手,轻轻的扶着她的眉头,一遍,一遍,像是自主动作一般,谁若能抚平她的眉皱,谁就能释放她的绚丽。
  看着她像小猫一样蜷缩着身子,一点一点往他身上爬,脸上染上了笑意,心里痒痒的,也许只有在她的家里,才能让她脱下那一身的冷傲。
  这一刻,时光静燃,不知道谁诱惑了谁,谁满足了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