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惊心动魄-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十四章 惊心动魄

拓拔瑞瑞2017-4-30 21:50:58Ctrl+D 收藏本站


  自那天分开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华任,这几天苏阅过的很充实。
  回了一趟家,苏晔一直在公司坐镇,家里冷冷清清的,她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寰远的业务在冬季忙了起来,女巫总监的态度却奇迹的和蔼起来,人人都说是爱情的力量。
  然而即使这样,却仍是抵不掉以前的恶劣,她笑得和蔼,别人笑的虚情。
  洛雨在知道了那天相亲的事件后,两人唏嘘不已,决定撮合洛冰和舒亚。
  今晚要加班,一堆的事物铺天盖地扑来,一个谈判,三个协议,晚上九点钟必须完成。
  这几日她虽没有遇到华任,梦里却接二连三的梦到他魅笑的脸,搞得精神恍惚。
  倒了一杯咖啡,揉揉太阳穴,继续手中的资料,瞄了一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七点钟了,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冬天的聊城,黑的很快,下午五点钟霓虹灯就全部开启,俊男少女们开始进入丰富的夜生活。
  一阵挑灯夜战,眼角酸涩,终于将手里的工作完成,点击发送,关闭文件,拿起外套,看了一眼洛雨的位置,她正一边听着耳机,一边玩着植物大战僵尸,丫的,一个不怕死的女人。
  轻轻的推了她一下,洛雨吐吐舌,晃悠悠的关闭电脑,一起走出。
  大门外一篇霓虹,偌大的十字地板上停着一辆红色甲壳虫旁白,车旁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洛雨定定的看了一眼男人,随即呵呵的轻笑了起来,脸上溺满醉醉的幸福。
  “他来接我了,阅阅,要不一起走吧?晚上打车不方便。”她笑着,脸上的梨涡隐隐可见,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不用了,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苏阅看着她轻笑。
  “要不,让我哥来送你吧,反正他晚上也没事。”
  “快去吧!别啰里八嗦了,我就十分钟的路程,没准我比你还先到家。”
  洛雨思索了片刻,点点头,朝李昊跑去。
  李昊,她见过几次,是一个很温和体贴的好男人,对小雨算是极度的宠爱,她看着他温柔的为小雨披上外套,围好围脖,无声的转身离开。
  在这样一样寒冷的冬季,她是否应该为自己找一份温暖?
  路上的行人不是太多,上了年龄的早就睡了,她拉紧衣襟,虚出一口长气,霓虹灯照在她的身上,扯出一个修长而孤独的影子,她想舒亚是对的,今年聊城的冬天比以往都要冷。
  走到大楼的人口,正准备上楼梯,却突然从楼梯口,走出三个高大的男人,一致的装束,黑色的西装,黑夜里依然带着偌大的墨镜,遮住了半个脸,完全黑帮的装扮,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苏阅心里一凉,向后退去一步,看着他们,“能让一下吗?”她扯出一个虚弱的笑。
  “你觉得呢?苏小姐?!”中间的那个男人淡淡的开口,言语中夹杂着讽刺的笑。
  “你们是什么人?”苏阅冷说,此时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这些男人是来找绑架她?还是?……,她不敢想下去,下一秒,却努力的往后跑去,
  这里离保安部不是太远,只需转过一个大弯,就能看到小区的大门,那时,摄像头一定能看到这边的情况,保安也能听到她的声音。
  三个男人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将她带走,是他们今晚的任务,既然敢来,自然已经探清了这边的地势,而今夜,他们势在必得。
  苏阅虽然长期锻炼跑步,但是,还是在距离弯角十米的地方,被围了起来。
  寒冷的冬天,夜晚的九点,是安静的,小区的居民要么不在家,要么已经睡了,就算呼叫,不一定会有人下来帮忙,
  惊恐从心底蹿上心头,有人说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着死亡,可是,他们不知道,最可怕的,是身不如死的活着,时时刻刻的面临死亡。
  想要抓她的人不多,除了李倩,那个爸爸的小老婆,韩蓝的妈妈,她想不出还有别人。
  “救命……。救命……。”纵使知道不会有人来帮她,她还是用最大的力气叫了出来,空寂的夜晚,她的声音显得惊恐苍白而又无力,像是从半空中快要掉下的小鸟。
  三个男人不由得的脸色一变,大吼:“抓住她……”
  苏阅看着他们,脸色一阵卡白,双手紧馔,步步后退,直至退到了树圃里,树枝刮到了脸,刮乱了头发,她却感觉不到痛,
  恐惧夹杂的恨意,在周身滚淌,如果今晚她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她绝不会就这样闭目以待的活着,逃跑,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突然,拔腿从树丛里逃蹿。
  三个黑衣男人脸色一暗,暗骂了一句,夺步追了上去。
  苏阅双手拨开树枝,白皙嫩白的手,划开了一道一道的血口,却仍不在乎,仿佛一个不及,她就会掉下悬崖,只是没几步,就感觉头皮传来钻心的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个拉力,让她一个埒跄向后倒去。
  一个黑衣男人仍未松开她的秀发,直接拧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拉起,随手甩了她一个耳光,阴测测的在耳边开口:
  “苏小姐,别妄想着逃跑,否则,我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反正也没说要将你毫发无伤的带回去。”
  苏阅看着他,冷哼一声,一双眼里迸射冷意,莞尔,她突然笑了出来,五个手指印在她白皙的脸上清晰可见,嘴角微微流出一丝血丝,显得苍白而惊悚。
  抓着他头发的男人,怔楞了一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身后,随后惊讶的瞪大了眼,两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已经将他的同伴撂倒在地,甚至,他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听到,就那样毫无预警的,像是从天而降。
  男人吞了吞口水,将苏阅拉置身前,从怀里掏出一柄瑞士刀,抵上苏阅的脖颈,一边后退一边惊慌的放狠话:“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血珠一滴一滴的从她的白皙的脖颈滑下,带着妖异的美艳,二个风衣男人怔住了。
  只是,他的狠话还未说完,只觉脑后一阵僵痛,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阅儿,阅儿……”他从后面抱住她,叫声中带着惊恐,幸好还来得及。
  “阅儿说一句话,阅儿。”半晌,看着怀里的女人一动也不动,他慌了,原本时常挂笑的脸,现在难得的一片冷凝。
  “说什么?”苏阅问,
  华任一愣,随即又淡笑了起来,“别怕,我在,有我在,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他轻声的在她耳边低语,像是要换回她深处的灵魂。
  
  苏阅愣愣的看着保安队长焦急的慌张的道歉,寒冷的冬天,他的额头上却挂满了汗珠,一颗颗像黄豆一样,他却不敢伸手去擦。
  华任却还是脸上灿笑着,眼底一片冷意,揽着苏阅一句话也不说。
  不一会,聊城的警车也来了,警察厅厅长齐梁从车里慌张的跑出来,在华任面前点头哈腰,使命的踹了黑衣人两脚,极力保证会将这三个男人,处以最重的责罚。
  苏阅却笑了,笑容中带着凄凉,带着寒意。
  华任看了她一眼,“怎样的责罚才是重?”随即勾起的嘴角依旧完美,眸光璀璨。
  齐梁心头叫苦,他妈的,一会回去不折磨他们个哭爹叫娘,我名字倒过来写,惹谁不好,偏惹上聊城的华少,活腻了吧!
  “呃……。,当事人有权利要求怎样处罚罪犯,您说怎么罚都行。”
  华任淡笑,“既然如此,就请齐厅长将他们先带回去,好好养着,明天,我去问问他们吃饱了没有。”
  “是,是,是,”点头
  “给他们给我绑了。”大吼
  “华总,我先走了。”轻语
  ------题外话------
  喜欢的亲们请点击放入书架吧,这是十一的心血,多多收藏是对十一的大力支持,踊跃发言会奖潇湘币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