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他来了-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十七章 他来了

拓拔瑞瑞2017-4-30 21:51:14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有自己的打算,她拒绝了华任的邀请,她不喜欢担人情,或者受到间接的施舍,回到新住处,将音响开到最大,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睡着了。
  朦脓中听到电话的声音,小手在沙发上一阵抓爬,终于摸到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结果那边什么声音也没有。
  “有病。”她嘟噜一声,啪的关掉,将手机压在枕头下,继续深睡。
  不到一会,电话声又传来,眉头皱起,不满的低吼,“有事说事,无事勿扰。”
  “呵呵……”电话那边突然传来磁性的低笑声。
  “苏阅到家了?”
  “有事?”不满的责问。
  “今天的饭席不算,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东江鱼烧的不错,明天一起去。”
  “不用,改天我请你吧!还有事吗?”
  那边顿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会拒绝的那么坚决,苏阅一听那边没人讲话,直接挂了电话,埋入枕头中继续深睡。
  只是她或许低估了今天的忙碌度,电话一度响起,终于将她的睡意打消。
  “还有什么事?”她语气不善的问。
  “明天我等你。”
  苏阅一愣,怎么是他?饭店里不是已经拒绝了吗?
  “华总,我以为你听清我说我不去了。”她冷冷的说
  “阅儿是生我气了吗?”随后听到蹬蹬上楼梯的声音,半晌,他笑里含怒,“你搬家了?”
  “不然在那里等死吗?”她反问。
  “现在在哪里?你说!”
  “家里!”
  “什么地方?”
  “为什么要告诉你?”
  “可以不告诉我,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他将怒意隐去,随即又换上淡淡的笑意。
  不到片刻,听到起敲门的声音,苏阅一惊,他真的找来了?她穿上拖鞋跑过去,把门死死的锁紧,背靠着门,昂着头,心里隐隐紧张,她为什么她有一种,逃不开挣不脱的感觉。
  敲门声锲而不舍的响着,昭着着外面的忍耐程度。
  “没人吗?有人吧!看到她上来就没下去过呀!”
  直到外面传来陌生的声音,她才想到可以从猫眼里瞄。
  “不好意思!有事?”她拉开门看着站在外面的房主,一手拿着账本,一手拿着计算器,尴尬的问:
  “麻烦你把房租付一下,一次性要交半年,一个月1000元,一共是……”随后拿着计算器啪啪的按起来。
  苏阅将钱包前前后后翻了一遍,只有一千元现金,正当她出门解释的时候。
  却看到,华任站在门口,乐呵呵的送房主下楼,六十岁的老太笑得露出两颗大黄牙,一边走还不忘笑呵呵的说:“小姑娘,你老公真帅,比那个什么华任都要好看,你有福啦。”
  苏阅脸一阵红一阵清的站在那里,瞪着华任,想开口解释,又闭上了嘴巴,所谓越描越黑,清者自清。
  苏阅走过去,把一千元塞给他,愤愤的开口:“给你,剩下的我一会还给你。”
  华任收起笑容,拉过她的手,把她拉进房间,锁上门,瞬间,将她压上门板,单手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顶,双腿压住她的下半身。
  一只手端着她的下巴,盯着她说:“告诉过你,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苏阅呆愣了,华任在她面前从来都是很斯文的,哪里像现在这样蛮横。
  转瞬,抬高她的下巴,高大的身躯压上她,深邃的眼眸盯着她的眼睛,一点一点将距离的放近,苏阅吓得闭上眼睛。
  嘴巴被他劫去,一点一点的吸允,一分一毫都不放过,嘴唇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她使劲挣扎几下,却被他压的更死。
  当她像一团软泥一样被固定在他身下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放过她,看着她一副呼吸不稳,小脸涨得通红的样子,他轻笑一声,辗转来到她的脖颈,在她的白嫩上种下一颗颗草莓。
  苏阅努力的大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却在他淡淡的气息里慌了神,岑静在他带来的酥麻里。
  突然感觉屁股一凉,他灵活的手指已经熟练的拉下了她裤子的拉链,她转身挣扎,却被他放倒在沙发上,随后巴掌霹雳拍啦的落了下来。
  他居然打她屁股?!苏阅一阵惊呼。
  华任看着她白皙的臀部一片通红,又忍不住的用指腹按揉,随即落上一个个深吻,深滤的眼眸一闪,唇角在苏阅身后抿成一抹笑容,他是在吃醋吗?
  直到一阵持续了十分钟的手机铃声,华任才犹未味觉的放开她,轻轻的把她抱起来,将手机递给她。
  苏阅接过手机,轻喂了一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太沙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才悻悻的开口:“舒亚!”
  “阅阅,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吧!”
  “恩……好呀!”随后,听到那边的古怪的憋气声,忙问:“怎么了?”
  “阅阅,你学坏了哦,刚刚十分钟没接电话,家里有男人呀?还是……不方便呀?”
  苏阅听着电话那边贼贼的笑声,脸色有些燥热,心里一阵发虚,忍不住扭头去看华任,却发现房间里已空无一人,空寂的房间只有她清荡的回声,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像,叹口气,出口戏谑道:
  “舒亚,你就等着被齐琪带坏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她就在你旁边,哼哼。”
  “不管我事哦,我是被齐琪胁迫的,只是好奇心比较大嘛,哎,你刚刚在干嘛?”
  “在睡觉,老地方吗?”苏阅挑眉,决定速战速决。
  “是呀!”
  “知道了,挂了哦。”果断的挂掉电话,将所有的话题扼杀。
  将自己重重的摔到沙发上,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心里暗暗的想,华任我上辈子一定和你有仇。
  “起来吃点东西。”突然的声音将苏阅吓了一跳,
  华任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提着一个方便袋,将袋子放到桌上。
  苏阅看到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用枕头挡在身前,瞪着他问:“华总裁,有意思吗?”
  华任看着她戒备的表情,淡然一笑,边打开盒子里的饭菜,边说:
  “中午没吃多少,饿了吧?过来吃点。”
  “如果不是拜你所赐,我肯定会吃的很开心。”
  “需要我喂你吗?”他笑虐着问,并不恼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