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为我朝拜-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二十一章 为我朝拜

拓拔瑞瑞2017-4-30 21:51:32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看着看着,不觉得流出了眼泪,不羡鸳鸯不羡仙?不要江山要美人?原来传说是真的吗?每一个到白苍殿朝拜的人,不管情景多么困苦,都会和相爱的人重聚,相亲相爱一生?!
  她看了一眼地下的蒲垫,退开身上的西装扔给他,放下背包,认真的跪下去,双手作揖,拜了六拜。
  华任看着她,抿下似笑非笑的笑容,传说中冷傲的人儿,此时,纯净如婴儿,安静如辽空,正恭敬的向图像朝拜,一脸的虔诚。
  “你也相信这个?”他走到她旁边的石凳上,翘着二郎腿,满脸讽刺的笑容。
  她不理他,直到默闭了一会,才站起身,开口:
  “你了解女人吗?高贵如你,女人当做衣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了解过吗?华总,我听说过一句话,世上的每个男人,都会有一个前世欠他的女人,你今生可以当做她来报答,但是,男人的伤害,会令她们黯然伤神,最终会像烟灰殆尽。”
  她看了华任一眼,见他不说话,继续往前走去。
  华任抬起头,看向她的背影,“你在为谁朝拜?”
  “为我。”她顿了片刻,终是回答。
  穿过鎏金大柱,继续前行,小路崎岖布满荆棘,过了半晌终于来到天池,说是天池,只是一个天然的温泉。
  泉水清澈,散发着淡淡的热气。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有他的身影,心里隐隐失望,美好的心情也恶劣下来。
  转过头继续前行,转身来到了千琼楼。
  她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成为禁区了,千琼楼,处处画像,图片环绕,书籍长堆,只有门口的几处大鼎,散发着袅袅的烟雾。
  寂寥安静,空无一人,她突然害怕起来,多么空寂的阁楼,满副的画像都是同一个女人,哭哭笑笑,打打闹闹,从十七八岁的年龄到七老八十的斑白,像是一本鉴定了爱情的史书。
  突然,一副画像吸引住了她,虽只是露出一角,她却紧张了起来。
  它很特别,是一副当代画,摊开画卷,她吓了一跳,磕磕碰碰的跌坐到地上,好一张熟悉的面孔!她惊叹。
  女子一脸的幸福,深情的看着帅气的男人,那个女人很像她,只是要比她成熟。
  突然感觉到心里一阵紧张,看着那幅画,竟然久久说不出话来。
  直到半晌,她猛然起身,拿起包就往外跑,才没几步,就被从后面来的华任抱住。
  “阅儿,怎么了?”他搂过她,低声问,声音中带着心疼。
  苏阅依偎在他的怀里,吸取她的温暖,平复她的紧张,伸手指向地上的画卷。
  华任扶过她的身体轻笑出声,拉着她,“哎呦,画的不是太像,太不像我了,我可没那么沧桑,阅儿你说是吧?”
  苏阅一听,讶然抬头一看,那个男人果然有些像他,虽然只是男人的侧面,却轮廓相似。
  最后,华任打了个电话给张经理,张经理捂着他肥胖的肚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满脸通红,看到画像,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这是……我们最近才收集的……见有点像您和华总……又怕流落在外,而且,我对华总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华总就是我的偶像,知道华总从不……沾花边新闻,为了……聊表心意,才带回来的,请您见谅。”
  张经理的话句句深带诚意,苏阅也不好多说,示意的笑笑。
  张经理抹了一把汗,看了看苏阅的脸色,又看了看华任的奸诈的笑容,心里思绪一闪,华总既然如此在乎这位苏小姐,我何不顺水推舟,当下一个决定,
  “苏小姐既然喜欢,就带回去吧!”
  苏阅听着他的话,露出为难的笑容。
  “阅儿,既然张经理有意,你就拿着吧!”华任笑说。
  张经理在商场里混了这么久,整一个人精,拿起画,谦笑着说:“我先包起来,您走时我放到您的车里。”说完悄悄的离开,给两人留下空间。
  苏阅看着他,想问他刚刚去哪里了,张张嘴,又闭上。
  华任像是知道他的疑问似的,满脸邪肆,魅眼横飞:“去拿东西给你了!”
  说完像是变戏法一样从手里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她,轻轻捋起她额前的秀发,叹一口气:“阅儿,不要让我担心了。”
  苏阅接过纸包,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打开一看,居然是叫花鸡,撕下一块递给他,
  “给你。”
  他笑着接过:“算你有良心,知道分一块给我。”
  苏阅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他上前一步拉住她,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取下背包背到自己的身后,揽着她的肩前行。
  一路上他表现的非常绅士,什么都为她做好,俨然一副好男人的模样,一路给她讲解典故,温文儒雅,谈吐得当,其他的一切不说,却令苏阅感到陌生。
  离开东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张经理慌张的拿着那幅画小步跑过来,亲自递到苏阅手里。
  “张经理,给苏小姐安排一辆车子。”华任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
  张经理心里很紧张,都说华任是一个笑面虎,越笑代表越生气,难道我做的不好?
  车子经过烫红的宾利的时候,苏阅忍不住张望了一眼,车内一个女人在在华任的身边娇笑着,她皱起眉头,忍不住捏紧拳头。
  “张经理,今天做的不错,明年年初十个亿。”华任看着张经理,双眼审视。
  “应该的,应该的,是华总教导有方。”点头哈腰。
  “那副画像真的张经理带回来的吗?”
  “呃……”他顿时如雷灌顶,冷汗直冒,这副画他的确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个里面。
  “东江的治安有待加强,张经理要好好处理一下。”华任拍拍他的肩膀,斜睨的眼,一脸灿烂的微笑。
  车里的暖气和时而的摇晃,让苏阅渐渐的陷入睡眠,开车的师傅是东江内部人员,见苏阅睡的正酣,速度也慢了下来,临走时张经理对他千叮万嘱,千万不要怠慢。
  一阵电话铃声将她惊醒,居然是苏晔的电话。
  “喂,妈妈!”
  “苏阅,你在哪里?”那头传来苏晔愤怒的声音。
  “我……我在回家的路上。”
  “苏阅告诉你,赶紧给我回来。”
  “妈妈怎么了?有事吗?”
  “苏阅,你和秦离怎么认识的?苏阅,你真是不能让人省心,以后我怎么放心,告诉过你,不要和那些人交往,难道你忘了吗?”
  秦离?苏阅皱起眉头。
  “和谁交往都行,就是秦离不行。”
  “秦氏不是帮助天源了吗?”
  “帮助?她们不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谁都可以帮助我,谁都可以打垮我,就是秦氏不行。”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苏晔双手捧着脸坐在沙发上,满脸的疲惫。
  “妈。”她轻喊一声。
  “回来了?”苏晔站起身,帮她接过包。
  紧接着她又说:“先吃饭吧?”边说边拉开椅子。
  “天源还好吧?”
  苏晔听完苏阅的话,放下筷子,脸色阴沉:“苏阅,你岁数也不小了,外面有男朋友吗?我看齐昀还不错,改天见一面吧?齐昀稳重,挺适合你,不要去外面和那些花心大少瞎混。”
  男朋友?脑海里浮现华任玩世不恭的笑容,怎么会想到他?齐昀?不可能,和他太熟,叫他大哥时间长了,总感觉像长辈一样。
  “天源如果有秦氏……。”
  苏晔顿时垮下了脸,一脸的愤怒,张口吼道:
  “苏阅,天源的事,不用你去操心,秦氏我比你清楚,冯素的为人我比谁都了解,你以为她们真的会救天源,天源垮台,她们比谁都开心。”
  ------题外话------
  今天二更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