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到底还是介意-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二十六章 到底还是介意

拓拔瑞瑞2017-4-30 21:51:56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包厢时,他们还在喝酒,苏阅脑袋里满是张经理的话。
  “那天,东江突然出现百年难遇的大雾天气,道路湿滑,全景只有您一人。”
  “华总提前给我们打了个招呼,但是,由于我们对天气的疏忽,导致您随时有危险的可能,事后,我们打电话向华总示歉,华总在得知您还在景区,匆忙的赶过来。”
  “找了近两个小时,由于山坡秃滑,差点失足掉到江里,可见您对他的重要性。”
  “华总是商业界的传奇,在我们眼中就像是无所不能的神,可是为了您,他能放弃自己的生命。”
  “张经理……,那个女人是谁?”放弃生命,真是能扯,她故意问。
  “这个……,据说是后起之星——模特——艾丽欣,……呃……,这样吧,今天先不打扰您和华总了……下次欢迎到东江玩……我和我老婆请你们吃最棒的……东江鱼。”说完灰不溜秋的落荒而逃。
  苏阅晃了晃脑袋,抬眼看向姿势优雅,满脸笑意的华任,真的是这样吗?
  为什么那天他没说?那个女人,其实,她已经淡忘了,他就像一颗耀眼的太阳,散发着灿烂的光芒,对于一个俊帅多金的男人,女人的趋之若与,是一种必然。
  唯一让她看不清的是他玩世不恭的微笑下,隐藏着怎样的思想,让她意料不到,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能在感到他的温暖时,却往往觉得,或许,下一刻……会是……伤害。
  “阅儿?”像是注意到她的注视,他偏过头,勾唇魅笑。
  “怎么这么凉?”温暖的大手包起冰冷的小手,连带着一起放进自己的口袋。
  “阅儿不喜欢玫瑰花?”他魅笑着又问,一双墨眸闪着笑意,深不见底。
  苏阅一愣,那花是他送的?
  没有问她有没有找到齐琪,没有问她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只是细心地为她布菜,剥好虾仁,剔好鱼刺,在一群人的嘻哈调笑中极尽着体贴呵护。
  为她系好安全带,将她送到公寓,在他转身离去的刹那,她才想起,今天车祸的处理情况。
  “放心吧,你的车正在维修,好了以后,他们会直接送过来,早点休息。”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满脸笑意,优雅的转身离开,她险些问出声,你今天不陪我吗?
  她自嘲的笑笑,什么时候依赖上了短暂的温暖?
  夜里,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车祸的事情就像是一根鱼刺卡在心里,忍不住给舒亚打了个电话:
  “喂,舒亚,帮我找一下刘局长的电话。”
  舒亚的速度很快,苏阅将刘局长的电话记下,拨了过去,心里却莫名奇妙的紧张起来。
  “你好!我是今天和华裔——华总车辆相撞的丰田车主,我想请问一下,关于我车子的问题。”
  “请问,你和谁有仇吗?”
  “什么意思?”苏阅心里一沉,暮然一惊,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刹车线被剪断,显然是蓄意的谋杀。”
  蓄意的谋杀?苏阅顿时脸色苍白,幸亏今天开车的不是妈妈,否则……,她不敢想,现在她不敢盲目的猜疑,或许是天源得罪了谁,所以来报复妈妈,或者……。
  她想了很多种可能,却独不敢想是李倩,人命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思绪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苏晔,想了想还是不要,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或许……只是一个意外?!
  温馨分割线
  蓝魅的奢华还在继续上演,尊贵豪华的包厢里,三男一女,或靠或卧,男人们雍容华贵,姿态优雅,女人神情自傲,妖艳风情。
  华任嘴角微勾,眼角飞翘,单手擎着红酒,双眼邪肆的瞄着齐奋,一副兴致高扬的姿态。
  包厢门突然被打开,孔令斜背着衣服黑着脸走了进来,伸手擦了一口红肿的薄唇,将自己重重的摔向沙发。
  “哎,我们的孔少今天是怎么了?”华任轻啜一口红酒,意味深长的问。
  “妈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孔令咬牙切齿的开口,狠狠的将衣服扔进沙发。
  “哎呦,哪个女人敢惹孔少?除非,她不想在聊城混了。”齐奋兴奋的接口。
  “若不是看在她是处的份上,这一次,我绝对让她吃不了兜着走。”伸手拿起一杯红酒,狠狠的一饮而尽。
  “呦,不知道又哪家的少女不幸落入狼口。”华任举起酒杯,稍扬一下,笑嘻嘻的看着他。
  “齐琪那个悍妇。”
  “任,你又不是不了解孔少,被他荼毒的女人从长江头可以排到长江尾,吃的顺畅惯了,能遇到一个难办的女人,只能说明那女人免疫力高,或者你魅力下降了,我说孔少,你不会是让她推倒了吧?。”齐奋打趣的着,眼底精光闪烁。
  “哼,了解我的人都是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女人,哭哭啼啼拉着你的衣衫,幽幽怨怨说不能没有你。所以,得罪我的人都应该知道,对于女人,就是要让她们尝尝先被疼爱,后被抛弃的滋味。”
  孔令晃着红酒,俊气的脸蛋在灯光下,双眼含着邪气的笑。
  孔令是个毒舌,时常会开些玩笑的说些损人利己的话,但是这一次,他貌似认真了,齐奋看着他,赶紧转过头,装模作样的和美女调笑。
  唯恐齐琪知道因为他的那一番话,间接的导致孔令的报复,若她不爱上孔令还好,若是爱上……。,如果造成了她心里上的伤害,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还是赶紧转移话题的好。
  总归,齐奋是个聪明人。
  “任,你和苏阅来真的,还是……?说实话,我还没看出来苏阅有什么优势,能打败你那群女人。”
  齐奋开口对向华任,苏阅那个小可怜,哎,实在是可怜,可怜的忍不住想把她从老虎嘴里拔出来。
  “你觉得呢?”华任反问出口。
  “得,你别跟我玩这一套,我回去睡觉还不行吗?”齐奋投降。
  “若没有爱上苏阅的话,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她,白觞回来了,或许你会知道苏阅对于男人,会是怎样的一种决绝。”孔令阴下脸,低声暗语,斜眼瞄向华人,眼中俨然警示。
  每当说起苏阅,孔令都会用很严肃,并且一副警告的语气,诉说着苏阅的与众不同,齐奋皱起眉头看着他,随后又看向华任,他不希望兄弟间因为一个女人造成恩怨。
  他们之所以知道苏阅这个女人,全是因为那次,秦离的一个笑话。
  孔令说苏阅是一个冷傲的女人,孔令说,她的冷傲是因为没有温暖,那天孔令说了很多,那么透彻的了解,他们会是什么关系?
  但是,为什么苏阅又表现的和他不认识一样?
  视线再次落到华任鬼工神斧的轮廓上,只见他薄唇勾着魅人的微笑,脸上一片玩世不恭,眼里却一片冷然,深不可测。
  他到底是介意了。
  ------题外话------
  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对文文有什么指点,可以在评论区说出来,Q群也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