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肆意找茬-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二十七章 肆意找茬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1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气氛好像都不一样了,一个策划案,被连续打回五次,次次都以不完善为理由,却不给出正确的方向。
  以前安静的办公室里现在一片活跃,那些平时严肃,眼高于顶的,像尼姑一样清高的女人现在却能拉下高贵的身段,聚在一起,嘻哈了起来。
  唯一忙碌的两人不停的敲打着键盘,在欢悦的气氛中形成鲜明的对比。
  “阅阅,我发给你了,你接一下。”洛雨叹了口气,拉开椅子,伸伸懒腰,捏了捏腿,才走到苏阅旁边。
  “我说,肯定是女巫故意为难你,你的策划案,一直是效率最高、最成功的,你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洛雨弯着腰站在她身后问。
  “得罪?讨厌她是一回事,我避她还来不及呢,会不会是……?”她思索着开口,却被洛雨的突然惊叫打断。
  “对了,肯定是昨天,昨天你突然离开,她觉得你不给她面子,所以打击报复。”
  “因为昨天事情紧急,就凭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记录,与其耽误事情,我宁愿被罚。”
  苏阅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工作,如果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直接离开。
  “嘿嘿,也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反正你也不会被饿死,对吧?哎,那送花的该到了吧?我在想,是谁那么有眼光,要开采苏阅这块宝石呢?”
  中国有一句古话,说曹操曹操到,洛雨的话音刚落,那个男人就进来了。
  洛雨奸笑的吐吐舌头,苏阅无奈的看着她,翻了个白眼。
  “苏小姐,请签收。”
  “小雨帮我签收吧!”
  “嗨,帅哥,谁送的?”洛雨笑嘻嘻的问,明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告诉她,还是不死心。
  “苏小姐会知道的。”一改往日,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阅一眼。
  “切……”洛雨鄙视的看向他,伸手去接花,谁知,他只是淡笑了一下,递过来一个纸盒。
  “苏阅,换行头了,快看看。”洛雨接过盒子,娇笑了起来。
  将盒子放到苏阅的桌子上,洛雨一把拉住正欲离开的送花员,一脸讪笑,他总是一副淡然若水的样子,她很想看他吃瘪。
  “不聊一会吗?”凑近他问。
  男人淡笑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想……泡我吗?”他低声问。
  质问的声音不大,却还是传到了苏阅的耳里,她吃惊的抬起头,看向他们,洛雨要干什么?
  “对,你说对了,瞧你如花似玉的脸蛋。”
  苏阅看着洛雨的姿势,差点憋出内伤。
  洛雨单手挂在男人的脖子上,一手挑起男人的下巴,邪笑出声:“妞,给爷笑一个。”
  男人看着她,一双琉璃的眼波里换上黑凝,透着危险的气息。
  他反搂住洛雨,暗然的出口:“今晚,我要在你身上烙上属于我的烙印,惹上我,你就别想逃掉。”
  洛雨看着她,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又逞强道:“谁怕谁。”
  “希望你晚上也会有那个勇气,下班我来接你。”说完,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塞到她的手里,优雅的离去。
  洛雨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这是一个送花员该有的气质吗?苏阅看着他,怎么看都不对劲。
  洛雨以前说她是世界上最安分守己的,吊死也要吊死在她家那口树下,她最鄙视那种三心二意勾搭人的女人。
  今天,她却异往反常,令苏阅生疑。
  “洛雨,最近还好吗?”她盯着洛雨脸问,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我和他分手了。”洛雨坐到办公桌上触下了眉头。
  “他说,除了他,我找不到一个会比他好的男人,我偏要找给他看。”
  “他说,我只是利用他,只知道一味索取,却从不知道付出。”
  “所以,苏阅,我一定要找一个肯为我付出,一辈子疼我的男人,他背叛了我,带走了一切,不过这样也好。”
  “从今往后,我又可以回到以前的花花生活了,世界那么大,我不信找不到和我说爱,一辈子相拥到老的男人。”
  她沙哑着说完,叹口气,却没有哭出来。
  苏阅看着她,却连一句安慰的也说不出来,她一直以为李昊是一个温柔似水的男人,一直会默默暖暖的付出,那么这样,还世上有什么是爱情?
  “哎呀!”
  洛雨的惊叫将苏阅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着洛雨瞪着大眼盯着手里的名片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悬着欲哭无泪的惨笑,忙问:
  “怎么了?不要总是一惊一乍好不好?”
  “怎么办?……苏阅,我完蛋了。”洛雨垮着脸将名片递到苏阅的眼前,“你看,真的完蛋了。”
  “蓝谷,谷氏集团总裁?”
  这个名字好熟悉,记得有一次,她听到华任在电话里叫过这个名字,谷氏集团总裁?怎么会屈伸做一个送花员?
  “哎,我还是赶紧溜吧!阅阅,我先走了,你慢慢做熬,熬熬……,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你以为凭着他的势力,想逮一个人不容易?我建议你直接去找你哥,也许他们认识。”
  “恩呀,阅,我的小心肝,下次补偿你啊……”拿起包,就往外跑,门口前还扭头给她明媚的一笑。
  苏阅看着她,知道那摸明朗的微笑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每个人的微笑下面都有一段辛酸,不能哭出来,就只能就笑容掩饰。
  自洛雨走后,每隔十分钟,女巫都会派她的助理小楼,前来催促。
  想找茬的态度一目了然,女巫的恶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套一句别人的老话,你和她讲道理,她和你讲事态,你和她讲情况,她和你讲纪律,你和她将原因,她和你讲经验。
  “苏小姐,你的任务完成了吗?”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嘲笑的声音,苏阅蓦然抬起头来。
  女巫端着咖啡,满脸不屑的看着她,眉目里夹杂的洋洋得意。
  “怎么能劳烦总监亲自跑过来一趟呢?我马上就好,一会给您送过去。”
  “哼。”她冷哼一声,翻个白眼扭腰离去,嘴里唔喃着:“给脸不要脸。”
  过了片刻,苏阅将手里的资料收拾好,才吐出口气,拿着所有的资料走进总监室。
  “你是怎么做的?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不可以出现这些字眼,上次开会,你没听到吗?三个小时做出来的策划案,能出现这样的纰漏,耽误了这次的合约,你负责的起吗?”
  花了三个小时做出来的企划案,伤了无数的脑细胞,却被她当做垃圾一样。
  苏阅看着总监恶劣的嘴脸,蹙起眉头,难道她一直表现的太温柔或者太善良了吗?她冷冷的看着女巫,上前一步,淡然的开口:
  “第一:您应该知道,那次的会议,我没有参加,而且,我并没有看到会议批示的流程,这就证明,这个流程不管它以后存不存在,至少,在这个从策划案之前是不能成立的。”
  “第二,这个策划案是我花心血来完成的,能不能按照这个执行,并不是个人能够决定的。”
  “第三,所有的资料都有您的签字确认,若有一条我的错误,我可以承担所有的责任。”
  “第四……”
  “够了,苏阅,你想说什么我会不知道吗?犯了错误就是犯了错误,拿回去重新改,再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要是再不能达到我满意的效果,你可以直接走人。”
  “如果,您这边不能够理解的话,我可以先给其他部门的领导过目。”苏阅看着她,淡淡开口,就是明显的故意找擦吧?是人都看的出来。
  “啪”
  纸张像雪花一样在苏阅面前飞舞,女巫依然抛出的手势,翻大眼瞪向她,狠狠的开口:
  “别忘了,我是你的直属上司。”
  “我没忘呀!您可以是我的直属上司,却随时可能不是。”苏阅看着飞舞的纸张不怒反笑,绽开笑容,语气也变的温柔起来。
  “苏阅,就算你要辞职,也必须要把这份策划案做好。”女巫别开脸,虽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打起鼓来。
  苏阅是她们部门策划案做的最好的一个。思绪转而一想,她又得意了起来,有钱还怕找不到能人?
  办公室的门一直是敞开的,她们说的话,外面的人都听得到,回想起苏阅以前无视她权威的种种作为,心里不由的怒气横生。
  语气又加狠了几分。
  “不要以为,丈着自己的几分姿色,就觉得我没有权利吩咐你。”
  苏阅一愣,我勾引谁了吗?
  “你的权利不是一直都在你脸上写着吗?”
  “苏阅,你……”她正欲开口,却被一道好听的男声打断。
  “捡起来给我看一下。”
  女巫原本因为恼怒,变的狰狞的脸,在见到来人时,突然换上谄媚的笑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