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阅儿,我回来了-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二十八章 阅儿,我回来了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6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猛然一回头,对上了那张明媚的笑脸,她看着他,短短几步的距离,却好似横亘了一条断崖,她跨不过去,只能相互遥望。
  他依旧很秀气,双眉修长却不浓厚,一双明亮的大眼,深邃有神,黑色得体的西装,将他显的修长。
  他依旧未变,只是多了几分成熟。
  她看着他,却忍不住拿他和华任对比,华任比他高,华任比他帅,华任比他有气质,不知不觉中,华任在她心中,竟然有了不可磨灭的影子。
  她只是看着他,就像几年前一样,只是没有了表情,淡然的像是初见的陌生人。
  苏阅的表情,让他心惊。
  “总裁,您请坐。”
  女巫撒娇的开口,忙推开座椅走出来,拉着白觞的袖子,一边邀请着他上座,一边冷声的开口:
  “苏阅,把地上的资料捡起来。”
  苏阅看着女巫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忍不住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骄傲的自尊,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硬,她比别人还要硬,将双手放进口袋里,优雅的开口:
  “刚刚过了把手瘾的又不是我,我只是免费的看了一场您的表演。”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一颦一笑都没有变,白觞看着她,双眼溺满温柔,他看着她的脸,无声的低呼,我回来了,一年没见,阅儿,你还好吗?
  以前所有的伤害,我都会弥补,只是,有什么变了?一年未见,再次看到他,竟然没有一丝的起伏,深邃的眼色一冷,看向旁边的女巫,冷冷的开口:
  “陈总监,我做事向来公平,谁扔的,谁捡。”
  “可是总裁我,……”女巫话还未说完,便在白觞冷色的眼神里禁了声。
  她低下头将白纸一张一张的拾起,心里暗暗发狠,苏阅,这都是你造成的,竟然让我在总裁面前出丑,我跟你没完。
  当她将所有的文件整理好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妩媚的笑容,将资料递给白觞,站到他的身后,看着苏阅,眼里迸发着狠毒和鄙视。
  你有夏醇克做靠山,我有总裁,鹿死谁手,等着瞧。
  一对二,俨然一种会审苏阅的气势,只是她打算了如意算盘。
  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翻资料的哗啦声。
  过了片刻,白觞才抬起头来。
  “做的不错。”他看着苏阅温柔的说。
  “陈总监,就按苏小姐的做。”
  “可是,总裁……”
  “陈总监还有什么问题吗?”站起身,双眼冷然的审视女巫。
  女巫虽然恼火,但看到总裁看她,还是忙不及迭的换上妩媚的笑容,摇了摇头,一定要在总裁心里留下完美的印象。
  “呵呵呵…。”苏阅看着女巫和白觞,勾起一抹微笑,挺直脊背,优雅的转身离开。
  “苏阅,总裁没有发话,你简直是无视公司的规章制度。”女巫厉声喝道。
  “闭嘴。”白觞瞪了她一眼。
  “可是……。”一句话还未说完,却见白觞已经追了上去。
  “阅儿”
  听到身后熟悉的叫声,只是顿了一下,自嘲的摇摇头,脚步加快,他们永远……都不可能了,她不是一件东西,既然当初选择了放弃她,就别想着还要捡回来。
  “阅儿,一定要这样吗?”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白总,我一会将辞职报告拿给你。”苏阅僵硬着身体,也不挣扎,只是静静的开口。
  “阅儿,阅儿,阅儿……。,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他一声一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里夹杂着苦楚,秀气的眉头揪起,满脸伤痛。
  苦吗?当时怎么没有这样替她想过,那日,她在雪地整整站了两个小时,雪花在肩上叠了厚厚一层,她记得,那天零下十度。
  “白总,大厅广众之下,请您注意形象。”怎样?难道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的事吗?
  嫉妒是可怕的,也许看见的是他抱着她,下一秒也会传成,苏阅不知廉耻,为攀高枝,主动献身,与总裁搂搂抱抱,某人亲眼所见,两人相携出现在宾馆。
  “阅儿,你到底怎样才会原谅我?我是白觞!阅儿,我从来都没有变,一直都是阅儿口中的觞觞。”他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拉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沙哑出声:
  “阅儿,你知道吗?你这样我这里会疼,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想再错下去,阅儿对不起,阅儿……。”
  苏阅挣扎着转过头,直视他,轻触着他的眉梢,淡淡的暗叹,以前不见他时,一直活在悲伤当中。
  以为自己爱的死去活来,他离开的那段时间,恨的痛不欲生,可是现在,他回来了,站在面前,却又能心平气和。
  也许,真的是放下了。
  温馨分割线
  幸亏一个及时的电话,白觞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苏阅将台上的资料全部交接给小楼,才松下一口气。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女巫脸色变了又变,还是批了她的辞职报告,允许她立刻辞职,不需要再等一个月,应该是巴不得她早点走吧!
  其实,她也就早想离开了,若不是因为舍不得。
  也许刚进来的时候,她就应该有所察觉,夏醇克对待她的态度,不像是上属对待下属,反而隐含着尊敬。
  一味傻傻的想等着问他为什么,现在也不需要了,哎,苏阅你又长大了,她自嘲一声。
  小楼还在查收档案,她无事可做,只好坐在位置上怔怔的发呆,过了半晌,视线落在台上的礼品盒上,当盒子打开后,楞住了。
  一颗鸡蛋大小的鸡血石,悄然矗立在精致的盒子里,安静的散发着鲜红的流光。
  犹记得那次秦离问她,你喜欢卵石?
  这个世上,除了秦离,没人知道她有这个爱好。
  若是在店里,看到这么漂亮,这么精美的鸡血石,她肯定爱不释手的将它买回去。
  纤白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摸过去,却在相距一毫米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种贵重的礼物她受不起,何必为她浪费不必要的钱,何况妈妈交代过,要和秦离保持距离。
  拿起手机,正欲拨打电话过去,却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是……华任的。
  心里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紧张起来,伸手的手指迟迟不敢按下,直到在心里暗骂一声,苏阅,你怕什么?
  才慌乱的按下阅读键,嘴角勾起一抹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