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放自己自由-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二十九章 放自己自由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10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盯着那一行字,呆了起来,【喜欢吗?我想你了,下班来接你。】
  是他送的?心里的雀跃蔓延到四肢百骸,指腹轻轻的抚摸着屏幕,划下一丝丝涟漪。
  只是片刻,她又皱起眉来,她好像是被晒太阳下,被所有人一览无余的人,连心里那一点点隐藏的秘密,也被挖掘了出来。
  先是秦离,接下来又是华任。
  为了避免与白觞再次见面,早早的离开了,站在写字楼外,回望了一眼雄伟的建筑,心里默默低呼:洛雨,我走了。
  顶楼,一抹笔直的身体站落地窗前,双眼捕捉着那一抹靓丽,阅儿,请你不要逃避,我会一直默默守候在你身边,知道你肯原谅我为止,永远,不再……丢下你……一个人。
  “夏,让陈总监立马给我滚蛋。”
  一个人盲目的在街上瞎逛,没有目标,东瞅瞅西看看,突然,一道烫红划过眼帘。
  苏阅一路张望过去,红色在一家豪华酒店门口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人抱着女人,走进酒店。
  苏阅的心里一阵发冷,像是一根鱼刺卡在了心里,揪的发疼。
  为什么要对红色的宾利那么敏感,为什么要对他那么介意,他从没有给过她一个具体的定位,没有说过喜欢,明知道他是花心的浪子。
  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吗?让她感到暖心,让她想要依靠,不……他曾经还说过伤害她的话,这一切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
  苏阅一直把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默认以为是自己的另一半,第一次,她不知道和谁一起,那么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呢,或许已经潜移默化的认为是华任,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站在车来车往的路边,双手环抱,将自己搂着,注视着那一对引人注目的男女,一步一步的越离越远。
  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我要放自己自由。
  接下来的时间是找工作,回到公寓,在网上投了几个简历,打开自己的QQ,发现齐琪也在线上。
  “忙吗?”苏阅发过去。
  “就那样,混日子呗,要不晚上一起去吃饭吧!”那边很快就回了信息。
  “好呀!不过,齐琪,我失业了,你养我吧!”
  “屁,跟我叫穷,要不你来我家吧,反正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对了,最近我妈在催我哥结婚呢,有没有兴趣让我哥养你一辈子?大嫂?”
  “拉倒吧!我可不想祸害一个年轻有为的好男人。”
  “得,都说好男人了,你就同意吧!好不好?阅阅,好不好嘛?你看你都老女人了。”
  苏阅笑了笑,脑袋里已经出现了齐琪摇着她的胳膊,撒娇的情景。
  齐琪个性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却在执着某件事情的时候,为达目的,不折缠人、磨人。
  齐昀是一个好男人,无需置疑,妈妈以前也说过让她考虑一下。
  只是,她知道他把她当做妹妹,她也把他当作哥哥,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不掺杂爱情。
  苏阅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
  “齐琪,那天晚上没事吧?”
  “啊?……哦……没事!”
  “你和孔令以前认识吗?”
  过了半天也不见齐琪发过来,苏阅心里有些着急,干脆打了个电话。
  那边一直没人接,直到连续五个电话过后,才听到齐琪气喘嘘嘘的声音。
  “阅阅,咋了?”
  “在干嘛呢?”苏阅笑着问。
  “没……没有……。”紧接着,听到齐琪抽冷气的声音。
  “在上班吗?”苏阅疑惑的问。
  “对呀!对呀。”随后又传来一声男性磁性声音,“宝贝,好了吗?”
  随即又是齐琪的一声闷哼,像是撞到什么东西。
  苏阅的一颗心楸起,那个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虽然会有一点变化,但是,苏阅还是感觉到了魅惑,以及危险,甚至故意的味道。
  “齐琪,谁……。”苏阅的一个谁字还未说完,就被齐琪打断。
  “不是……是……是电影里的声音,阅阅,有什么事,晚上见面再说吧!我先看电影了。”
  “恩,我一会电话给舒亚,老地方,不见不散。”
  “好……恩,好。”
  苏阅将手机放下,暗笑出声,齐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强了,在她挂电话前,明明听到一个男人说:宝贝,我是电影吗?
  温馨分割线
  言尚大酒店,豪华精致的包厢里,李倩的脸色一片惨白,平时喜欢高扬的下巴,此时缩到了脖子里。
  “华任,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尽量收敛。”
  “尽量吗?韩夫人?”华任翘着二郎腿,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帅气的脸上挂着明媚灿烂的笑容,一双墨眸却像猎鹰般,阻击着李倩。
  李倩低着头,心里已经是心惊胆寒,她怎么也不会相信,华任居然会管这件事情。
  纵然他们有着某种血缘关系,但是,她害怕华任,他有着上百亿身价,无上的权利和势力,一旦惹上他,后果无限估量。
  她支支吾吾的开口:
  “你知道,我只是想针对苏晔,根本没想到,她居然会将车子给她女儿开。”
  “上次派黑衣人绑架苏阅,也是你干的吧?”他悠闲的开口。
  李倩讶然的抬起头,在看到华任摄人的眼神后,慌忙低了下来,那件事情,他们都知道了?前几天秦离来质问她,今天华任又来问。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他不会过问,就这样算了的,听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打起鼓来,不,这件事情,她没有错。
  苏晔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女儿,有了她做底牌,还怕她不肯离婚吗?
  最让她担心的是韩书贤,虽然现在和她和韩蓝生活在一起,但是她知道,他一直对苏晔狠不下心来,余情未了是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本来唆使韩书贤将苏晔的天源收购,谁知道中间出现了偏差,反而便宜的华任。
  甚至,暗地里还有人偷偷的对付天华。
  “苏晔一直不同意离婚,所以,我才会想到把苏阅请到别庄小聚。可是,华任你应该知道,我为了韩书贤付出了多少,无名无份的跟了他二十多年,蓝蓝现在也大了,连个户口也没有,以后怎么结婚生子?”
  说到这里已经是哀哀怨怨的呜咽,泪流满面。
  华任轻笑了一声,户口?呵呵,不就是钱的问题吗?天华会连户口都买不起吗?
  抬头偷瞄了一眼华任的表情,见他不说话,胆子大了起来。
  “苏晔根本就不爱韩书贤,她一直恋恋不忘的是秦渊。”见到华任投过来的一瞥,又连忙改口:
  “她先是想抢走秦渊,后来又用书贤做掩饰,华任你一定要为我和蓝蓝做主,再说,蓝蓝一直无怨无悔的等着你。”
  “还有这事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说蓝蓝在等我?前几天我还听说她拆算了一对情侣,她最爱的还是蓝谷吧?!”
  “这?”她紧张的捏捏袖口,随即心下一狠,肯定说:“她肯定是爱着你的。”
  “好了,韩夫人,其实我今天约你出来,也没什么事,你知道,苏阅是我的女人,你对付苏晔,我不插手,但是呢,千万别太大意,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放下手里的酒杯,优雅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表哥,你在和谁约会呢,把人家一个人晾在这里,说好今晚带我去见蓝谷的,不可以反悔。”
  李倩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后,脸上一片死灰,心里暗暗骂道,死妮子,不好好把握住华任这颗大树,偏要去找什么蓝谷,气死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