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恶整韩蓝-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三十二章 恶整韩蓝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26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坐在下面已经有一会了,旁边的几个男人看着她,蠢蠢欲动,只是耐与她满脸的冷气,一直寻找机会。
  “阅阅,你怎么会在这里?”正当苏阅站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洛雨出现了。
  “和朋友约好一起来这里的,结果没找到她们。”苏阅睁眼说瞎话,不是没找到,实际上是根本就没找。
  “完蛋了,阅阅,我惹上了瘟神,他居然派人监视我,我刚出门,就有一群黑衣人跟在后面,我只好躲在家里,但是,他说,如果我今晚不出来,就直接到我房间里找我,肿么办?”
  洛雨可爱的小脸紧紧的皱起,撒娇的向苏阅求救。
  “谁呀?”苏阅故意笑问。
  “蓝谷呀!所以说,阅阅你跟我一起好不好,要不然,我今晚肯定要清白不保了。”
  苏阅看她可怜的表情,心中不忍,心想,回去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凑个热闹,只好对不起齐琪他们了,没办法,她现在不想看到华任。
  当包厢门打开的一瞬间,苏阅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逃。
  洛雨拉着她的手,她一时没有挣脱,把洛雨也带了出来,而洛雨的另一只手,被一个人男人快速的拉住。
  “阅阅,怎么这么慢呀?”齐琪没太看清刚刚的一幕,只是看到苏阅站在门口。
  苏阅的视线,并未落在齐琪的脸上,因为她看到了,一张鄙夷的脸,韩蓝。
  心里暗笑一声,走进去,优雅的在齐琪的身边坐下,韩蓝,再次见面了。
  “阅阅,你的脖子怎么了?”齐琪细细的盯了她脖子一眼,玫红色的围巾虽然挡住了外面的微风,却在锁骨旁边,留下一条缝隙,几颗红色的草莓,与白皙的脖颈遥相呼应,煞是可爱。
  齐琪眼尖,又问出声:
  “脖子受伤了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揍到她爸妈都认不出来。”
  “没有,可能是过敏吧!”说完看华任一眼,只见他也正在看她,唇角勾笑,双眼促狭。
  脸色一红,想起饭店里发生的事情,狠狠的瞪他一眼,伸手将围巾整了整。
  他是故意的吧?帮她整理围巾?只是故意让别人看到,丢人,丢人丢大了,还好齐琪及时发现。
  “苏阅,我说你真慢,哎,打你电话怎么没人接?你是不是又想玩失踪呢?人家华少去接你,该不是半路把你丢掉了吧?
  齐琪边说,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华任。
  苏阅不知道齐琪和华任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她总是感觉齐琪的话里,带着一丝嘲讽,仅仅是争对华任。
  ”没有,我刚上了个厕所,舒亚没来吗?“
  ”听说她男人家里出了点事,男人的妹妹被别人绑了,今晚来不了。“
  苏阅一愣,扭头看向洛雨,只见她迷着眼瘪着小嘴苦笑,一副求救的表情。
  ”没事,下次我们要好好宰她男人一顿,这样就想把我们的舒亚带走,那怎么行?“苏阅笑呵呵的开口,随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问:
  ”齐琪,电影好看吗?“
  齐琪没想到苏阅居然会问她这个,喝在嘴里的果汁,一口喷了出去,刚好喷在她旁边的孔令的衬衣上。
  ”好看,好看……。“她哭着眉头说。
  ”什么电影?刚好我最近没事,等我回去也看看去。“苏阅紧紧追击,眼里闪着狡黠。
  ”呃,这个……你问他吧!“随手一指,指向孔令。
  苏阅狡诈的笑起来,果然有奸情,受压迫这么多年,终于扳回来一把。
  华任坐在苏阅的对面,一双墨眸看着两人,唇角依旧是痞痞的微笑,苏阅一愣,她脸上有什么吗?一直盯着她看。
  ”谷,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怎么会请这么乌七八糟的人过来呢。“
  坐在华任旁边的韩蓝斜睨了苏阅和齐琪一眼,牵起鄙视的笑容,响声讽刺的开口。
  从洛雨一进门来,她就按捺不住了,今天是蓝谷的生日,好不容易央求华任带她一起来,却没想到蓝谷一声招呼都不打,令她更生气是,还带来一个女伴,而且,那女人还和苏阅有关系。
  这口气,她是在咽不下去了,原本一时不知道怎么发作,待看到苏阅和齐琪聊得愉快时,忍不住一阵恼火,蓝谷怎么会请她们呢?
  ”呦,这韩小姐说得,感情说,我们都是乌七八糟的人咯?“孔令先说出口。
  ”老实说,也没人请韩小姐吧?早知道你在,我也不会来了。“孔令刚说完,齐琪接着反口回道。
  她对这个女人早就不感冒了,先是和她不要脸的老妈一起抢走苏阅的爸爸,破坏苏阅的家庭,随后还指桑骂槐争对苏阅,自然不会给她面子。
  ”谷,你看他们都争对我。“韩蓝娇嗔的拉住蓝谷的衣袖,摇晃的撒娇,嗲声嗲气的声音,让苏阅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谁知韩蓝只是轻轻的掰开她的手,拍拍衣袖,一脸的冷然。
  蓝谷的表情让她有一瞬间的错愕,委屈的瘪瘪嘴,又盈盈可怜的向华任求救。
  ”怎么会呢,你这么可爱,苏小姐是吧?“华任安慰说。
  ”当然,韩小姐好面熟呢。“
  韩蓝心里一阵呕火,却碍于淑女的面子不好发作,暗暗的隐了下去,恨恨的看了苏阅和齐琪一眼,却又忍不住开口:
  ”被人抛弃的女人,没资格说我。“
  苏阅顿时暗了下来,心里冷的发疼,是的,她说的没错,白觞抛弃了她,亲爱的爸爸抛弃了她和妈妈,没有爱情,没有爸爸的温情。
  可是,她发誓,她一定要比他们活的快乐。
  所以,她笑了起来,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明目灿烂,优雅自如的开口。
  ”被抛弃,好歹还会让他心里有一丝丝愧疚,但是,强抢掠夺的温情,会不会寝食难安呢?“
  齐琪看着苏阅的笑容,一愣,心里为她隐隐不安,粗鲁的开口:
  ”你他妈,你算个屁,你有什么资格说苏阅,苏阅比你好一万倍,男人不要你,你还倒贴,简直是给我们女人丢脸,小三生的女人果然够贱,真是有什么妈养什么样的女儿。“
  原本是蓝谷的生日会,齐琪的这番话,实在是够狠,却没有一个人为韩蓝说话,连蓝谷的脸上也挂着一抹笑。
  ”哎呦,别这样说嘛,来来来,我敬韩小姐一杯。“洛雨站起来,拿起酒杯举向韩蓝。
  齐琪不知道苏阅和洛雨认识,还以为她想给韩蓝找台阶,正要站起来开口,却被苏阅拉住,示意的朝她眨眨眼。
  洛雨的底细,韩蓝不清楚,但是她看到还蓝谷拉着她的手,从进门一直没有放下,若不是她刚刚站起来敬酒,没准还在下面搞什么小动作。
  瞬间,她感觉到了压力,蓝谷不像华任和孔令,他有着严重的洁癖,不喜欢的女人决计不碰。
  而如今这是什么意义,那个女人一没长相,二没身材,要想个办法,让谷对她嫌恶,对,灌倒她,让她出丑,看她还怎么和她抢。
  和洛雨连续干了五杯之后,齐琪又站了起来,韩蓝是个好强不服输的人,自负的又连干了五杯。
  苏阅看着她冷笑了几声,也举杯站了起来,苏阅虽然不会喝酒,但是她此刻毅然决然的举起了杯。
  三杯酒下肚,齐琪又把她换了下来。
  轮番几次,韩蓝捂着嘴巴跑了出去,估计是吐去了。
  ”我内急,也出去一下。“齐琪说完嘿笑几声,小跑了出去。
  ”我陪你一起吧!“苏阅以为她喝多了,慌着站起来,实际上她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晕眩的要命,齐琪一把按下她。
  ”不用,你好好的歇着,等我。“
  几分钟后,齐琪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韩蓝。
  韩蓝一身的狼狈,原本顺直的头发,此时乱七八糟的蓬松着,脸上苍白,巴掌的痕迹,一眼望去,令人醒目,唇角犹挂着一丝血迹。
  她捂着肚子踉跄的走进来,拿起包包一句话不说就往外走,出门前还回头扫视了蓝谷和华任一眼,本以为他们会问一下,谁知他们吃得一片欢愉,华任、蓝谷和孔令碰杯干着红酒,没人舍得说一句话。
  失望的走出去,背对着他们的面部一片狰狞,斜眼鄙瞥了齐琪和苏阅一眼,牙齿咬的嘎嘎响,死八婆,咱们走着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