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吧-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三十五章 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吧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41Ctrl+D 收藏本站


  好好的,三个字,却像见风就长的芥树,一时间枝延茂盛,像一团棉花将苏阅心里填的满满的,软软的,我要你好好的。
  她问:“为什么没有碰我?不动我,不是你的秉性。”
  他说:“其实,我很想碰,这不是怕你生气吗,我妈说,我是一个疼老婆,怕老婆的人。”
  她听着老婆两字,怔楞了很久,久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塞到了车里。
  “带我去哪里?”
  “公司。”他只是轻吐两个字便决定了她今天的去向。
  苏阅失笑了一声,今天是礼拜五,而她已经失业了。
  “我去你公司干嘛?”
  “面试,我帮你在华裔报了名。”他说的理所当然。
  “去你公司上班?你怎么知道我辞职了?而且你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她惊诧的问。
  “我怎么能让我的老婆,去别人公司上班,让那些猥琐的男人垂涎呢。”
  “我不去,你停车。”苏阅僵声的叫出来,她不喜欢过着被人掌握的生活,如果被妈妈知道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而他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依旧开的飞快。
  “再不停车,我开门了。”她拧着车门开关威胁。
  车子刺啦一声在路旁停了下来,华任阴着脸看着她:
  “你不要命了吗?知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没有心肝的女人。”
  “没有心肝?对,我就是没有心肝,你那么了解我,早就应该知道了。”
  他低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当回到公寓的时候,她本以为他会直接掉头离开,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和一起上来。
  在包里淘捞了半天才慢腾腾的拿出钥匙,刚打开门,她就背靠着墙嚷道:“你不准打我屁股。”
  “终于知道错了?过来!”
  “你拿了我三只兔子。”她狡口说。
  “你想要,可以随时过去拿。”
  他一步步的向她挪过去,她一点点的往旁边移。
  “快去上班吧!都十点钟了,你上班快要迟到了。”
  “公司是我的,我想迟到多久就多久。”
  他促狭的眼光一闪而过,低笑着出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当苏阅信以为真,小心翼翼的挪过去,轻轻的在他额头一吻的时候,他却搂住了她,一口戳住了她的红唇,大手还是在她的臀部象征的轻拍了几下。
  直到华任已经离开片刻,苏阅还在愣愣的摸着红肿的嘴唇发呆。
  烫红的手机和鲜红的鸡血石静静的躺在抽屉里,这么好的机会,她竟然忘了还给他。
  接着华任又是几天的消失,这几天苏阅一直宅在家里,直到从抽屉里传来若隐若现的手机铃声,才想起她应聘的联系方式只能靠这部手机来传达。
  二十几个未接电话,有手机打的,有固定电话打的,还有几个短消息,手机电池好像特别的强,经过这么多电话的摧残,竟然还有二格电。
  她看着那几个未读短信,每一条都显示着两个字—华任。
  左手想着删除,右手又忍不住的好奇他会发什么内容。
  在激烈的矛盾中,她还是打开了,一条条的短信像飞扑的树叶一样,在眼前飞过,紧紧的烙在脑海里,鼓胀在胸腔。
  “我现在在英国,有什么想带的吗?”
  “阅儿,很想你,早知道就把你一起绑过来。”
  “今天看到一个好玩的,决定带给你当做礼物。”
  “本来想早点见到你,想好明天回去的,结果遇到了点问题,只能再等两天了。”
  看到这里苏阅心里一紧,他会遇到什么问题?
  今天十点钟发的信息,这么说还要两天他就要回来了?
  “我拍了爱丁堡和圣保罗大教堂的图片,若是喜欢,元旦的时候我们一起去。”
  “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吧!不用憋着,我不会笑你的。”
  下午的时候她就收到了从英国寄来的包裹,她颤巍巍的放在桌子上,双手紧张的打开,一张张精致照片,霎时映满眼帘。
  从爱丁堡到巴斯到格林威治到圣保罗大教堂到温莎城堡温莎乐高乐园,每一处都充满了异地的风情,有几处还有若隐若现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他。
  这些图片让她爱不释手,凡是美好的地方,她都希望能在空气里留下她的一片气息。
  五十多张图片,她一一的保存好,正准备扔掉外包装袋时,却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红色的线绒彰摸起来就像是柔软的蒲公英,淡淡的滑滑的揉过手心,心里暖暖的痒。
  她拿着盒子,一时间口干舌燥,当盒子打开时,她瞬间怔楞,一枚心型缀满钻石的铂金戒指,躺在金色的锦布上,耀眼璀璨。
  没有阳光照在上面,她却觉得,白光闪的刺眼,像是看到了惊愕般,瞬间跳出半尺远。
  这种大小的盒子一般都是用来装戒指的,或许谁搞错了。
  她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过了几秒钟,那边依然是滴滴没人接听的声音,她突然间想到,那边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他应该还在睡觉。
  刚想挂掉电话,那头却突然接听了起来。
  “喂”传来他懒散的声音,隐隐中还夹杂着暗哑。
  “是我。”她轻开口。
  “是不是想我了?”他戏谑的笑。
  “没有。”她强硬的狡辩,脑海已经浮现了他充满笑意的狭长凤眼,以及那经常勾起的完美弧度,仿佛不经意间随时都有可能被他捕获。
  “呵呵呵呵……”他轻笑出声,磁性的声音不绝入耳。
  “睡不好吗?”苏阅听着他夹杂着暗哑的声音,忍不住问。
  “哈哈哈……”他笑的更欢了,电话放在耳边,她还能听到,他大笑时带动胸腔的震动。
  “你笑什么?”
  “我笑,阅儿终于学会关心我了。”
  苏阅心里一惊,被他的话怔住,关心?……
  “那个红色的盒子,是你放进去的吗?”她小心翼翼的探问。
  “哪个?”
  “哦,可能是谁不小心放错了。”听着他故意反问,她也故意装着糊涂。
  “唉!”他故意哀怨一声:“阅儿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明明只有一个,哪有什么哪个?”
  那边突然没了声音,直到苏阅以为他睡着了,才听到,那边传来流利的英语,声音飘渺,听不太清楚,好像是他在和别人交谈。
  等了半刻,手机里还没有传来他的声音,苏阅懊恼的挂掉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