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让你知道什么叫爱-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三十七章 让你知道什么叫爱

拓拔瑞瑞2017-4-30 21:52:50Ctrl+D 收藏本站


  将家里打扫一遍,洗好菜做好饭时,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聊城的冬天黑得出奇的快。
  本来约好齐琪和舒亚一起过来吃饭的,烧了一桌子菜,但是由于她们太忙,放她鸽子,只好牺牲她一人拼命的啃米饭了。
  一个人坐在桌子边,看着满满一桌菜,任务光荣而艰巨,索性连米饭也没盛,直接开动。
  菜还没吃几口,就听到敲门的声音,苏阅一楞,莫非,齐琪和舒亚良心发现了?所以赶过来了?
  兴匆匆的小跑到门前。
  没有想到会是他,他吊儿郎当的倚在在门旁,眼睛像天上的皓月,吣着笑意,一双墨眸如汪洋的大海,深不见底。
  头发轻轻的拂过额头,眉毛因为笑意弯成了月牙;薄唇勾起,露出皓洁的牙齿。
  苏阅昂着头,看着他那张明媚的脸,两人就那样相互对视,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不是说,要两天后才会回来吗?”过了半晌她才问。
  他没有说话,仔细的将苏阅打量一遍,纵身将她紧紧的抱住。
  在她颈窝深处轻轻的呢喃:“我怎么感觉,五天就像是五年呢。”声音带着微微的暗哑。
  苏阅霎时僵了下来,不经意的一句话好像饱含了相思,耳边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空气里都是他好闻的味道。
  心软了下来,就好像心底一处突然崩坍了一样,太阳射了进去,鼻翼酸涩。
  纵然知道他是一个风流浪子,纵然见过他拥着别的女人招摇过市,可是他就像是一点点的细沙一样,慢慢的流淌到她心里。
  都说女人是听觉动物,所以她才会一点一点被他的花言巧语和温柔体贴感动吗?
  “怎么了?”他抬起头,将她的头发别向耳后。
  怎么了?苏阅突然凝噎了。
  见她不说话,他拉着她走到圆桌旁,将她按做在椅子上,自顾的去拿碗筷,一时间两人的身份好像调换了一般,在她家里,他像主人般从容,她像客人般拘束。
  不知道是应该她做的太好吃,还是他饿坏了,他吃的狼吞虎咽,苏阅咧开一丝笑容,不管怎样都是对她手艺的一种肯定。
  “阅儿手艺真是不错,以后我有口福了,菠菜补充维生素,你要多吃一点。”他布了几筷子菠菜,放到她碗里。
  听着他的赞赏,心底划过一丝喜悦。
  “我一般不做菜的。”她支吾着说。
  确实,她不是经常自己烧饭,但是,烧菜的手艺却是一流。
  他停顿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只是一瞬,又低笑出声。
  “那是阅儿知道我今天回来,所以特地下厨的吗?”
  苏阅白了他一眼,他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她绝对没想到,他会今天回来。
  “不是。”
  这话说的僵硬,原本以为气氛会变的尴尬,谁知她的下一句,让苏阅彻底无语。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多吃点菜。”说完夹了几片鱼肉。
  两人相处的从未有过的融合,直到片刻,华任脸色有些苍白的翻翻碗里的糖醋鲈鱼问:
  “这个是什么?”
  “糖醋鲈鱼,不好吃吗?”
  听完糖醋鲈鱼四个字后,他的眼眸缩了缩,有些阴沉,只是瞬间,又魅笑了起来,夹起碗里的鱼肉放进嘴里,直接吐了下去。
  “好吃,阅儿烧的怎么会不好吃。”说完又象征性的吃了几片。
  原本让苏阅范愁的一桌子菜,因为有他的加入,基本上所剩无几。
  苏阅吃完饭后有惰性,她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华任和她并排坐着,身子懒洋洋的靠着,伸手拿起遥控器,看起新闻来。
  过了半晌,苏阅看看华任,又看看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伸手碰碰他,指了指桌子。
  华任扭过头,审视了她片刻,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去收拾碗筷,只是很快他就出来了,臭着脸,在她身旁坐下,手臂还象征型圈在她的肩上。
  “洗好了?”这么快?她疑声问。
  “先泡一会,会好洗一些。”他皱着眉说,其实心里还是满心欢喜的,她烧饭,他洗碗,而且她肯叫他去洗碗,这说明他和她之间已经跨近了很大一步。
  最终,他还是任劳任怨的在她的监督下,完成了艰巨的任务。
  “礼物喜欢吗?”他边看着电视,似是不经意的问。
  她没有说话,直接一股脑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拿到了他面前。
  “这个”她拿起鸡血石在她眼前晃晃,放在一边,然后又拿起戒指和项链放在一边,接着开口说:
  “太贵重,放在我这里,丢了,我赔不起。”
  华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丢了算我的。”
  “我会心里不安。”她挣扎几下,却没挣扎出来。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赔的。”他换上宠溺的笑,拍拍她的头“乖”
  “华任,为什么要送我这些?”迟钝了片刻,她抬起头问,看着他深不可测的墨眸,心里紧张,心跳也不规律起来,或许,这个回答,能够让她稍稍安心。
  华任的一双墨眸暗了又亮,亮了又暗,来回几次,慢悠悠的叹口气,才笑嘻嘻的开口:
  “女人不都喜欢这个吗?”
  一句话,让苏阅凉了心,原来,他一直将她当成一般的女人吗?还是吝啬的连那一句窝心的话都不肯说,他喜欢的只是暧昧吗?
  华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眉头皱起,打开戒指盒取出戒指,执起她的右手,伸手就要套上去。
  苏阅一惊,慌忙的抽开手,如果今天套上去了,是不是也会像他那些情人一样,带着属于他的牵扯,然后,泪水汪汪的看着他在花丛里游窜。
  她是一个理智的女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随波逐流,她只想简简单单的守候自己的爱情,相互信任,永不放弃。
  华任的脸并没有因为她的动作而变得难看,越恍越大的笑容,眼里闪过冰冷,伸手将所有的东西装进口袋。
  她的心突然就冷了,脸也瞬时冷了下来,心脏像是被钝器戳了一下,一点点的疼,被戳的地方还带着沁心的凉。
  从今以后,她要怎样对他?
  突然间,她好想逃离,远离聊城,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没他,没有天源,将所有牵绊的事情和思想全部清理出去。
  “阅儿,你在怕什么?”他问
  她感觉他的声音好像是从遥远的天际飘过来一样,她不想逃避,她和平常人一样,只不过害怕受伤,总是想着要么万无一失,要么找个遁甲躲起来。
  齐琪说的没错,傲与卑是一体的,她的傲与卑就像是一架天平,来回的晃荡,终究会停在零点上面。
  “如果,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没关系,我可以等。”他搂过她的头,放在他的肩膀上面。
  头抵着她的头,发丝绕着发丝,他在她耳边低声叹语:“阅儿,我会为你抚平紧皱的眉头,带你看尽世上的风景,让你知道什么叫爱,什么叫做心疼。”
  苏阅偏头怔楞的看着他,他不是应该要离开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