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苏阅发怒-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一章 苏阅发怒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10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她们是来搅局的,待看到酒店外面一辆辆豪车之后,改变了主意,既然来了,肯定要好好的表现一下,至少要捞点礼金。
  “舒亚,今天订婚,怎么不和妈说一声,妈也好准备一下。”说完将自己手上的黄金戒指取了下来。
  “妈妈不知道你今天结婚,没来得及准备,这枚戒指陪了我好几年了,送给你吧!”温暖的话语,让人感觉像是和蔼的母亲,却掩饰不了以前的恶性。
  洛母虽不知道内情,但见舒亚不开心,心里也明白了不少,快速拦住她的手:
  “您可别,您和舒亚不沾亲带故,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再说,戒指,我们洛家已经准备好了。”
  “亲家母,怎么能这么说呢?舒亚是我女儿,以后咱们可是一家人了。”罗帆的脸色变了变,终恢复自如,心里暗暗发骚,小狐狸挺会找靠山的,背地里肯定说了我不少坏话。
  “那也是。”苏阅突然接口,温和的眼神一变,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声严厉势地看着舒亚说:
  “她说的很对,不可以这样,她好歹是长辈,哎?舒亚,你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有家不能归的?”
  苏阅一个问句之后,声音也开始犀利了起来,她对着舒亚,目光冷冷看着罗帆,对舒亚说:
  “是谁在你感冒的时候,泼你一头冷水?是谁在你需要钱做手术的时候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是谁谣言说你克妈、克爸?是谁说你是败坏世风,影响家门的妖孽?”
  “是谁夺走你所有家产,害你家破人亡?是谁试图将你推在水里淹死,毁尸灭迹?是谁将你打的遍体鳞伤,医院拒收?是谁排挤你,唾弃你,侮辱你,欺负你,伤害你?……”
  突然姿势一转,来到罗帆的面前“是你?!你看,我转眼间已经列出了你多少罪证?!一家人?你配吗?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既然想被唾弃,我成全你。”
  “说的真好听,一家人?舒亚把你当成一家人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她的?来祝贺?你的礼物呢?难道,你要把和你偷情男人送给你的戒指送给舒亚吗?不要脏了她的手。”
  “没有找你讨回公道,你就阿弥陀佛吧!我要是你,早就躲到外星球,默默祈祷耶稣赎罪了,还敢假惺惺的过来祝贺,你以为是在破吉利斯记录吗?”
  罗帆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转身又来到男人的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遍。
  “还有你,你勾引别人的老婆,破坏别人幸福家庭,你贪图富贵,恶意损毁舒亚的名誉,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最好不要落下把柄,否则你等着下辈子牢底坐穿吧!”
  “对于一个只能靠下半身男人讨好女人的男人,你还真是非常没有资格。”
  “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别人会看不起的。”
  后背挺直的又来到对着美男流口水,正在勾引华任的舒砚(罗帆的私生女)面前,眉头皱起,盯了她片刻,突然绽开微笑。
  “果然名副其实。”
  “你说什么?”舒砚一愣,回过神来。
  苏阅嗤笑了一声,刚刚她从她的妈妈面前一路数落到她的爸爸面前,她竟然因为发花痴,一无所知,真是报应。
  “我—说—你—漂—亮。”苏阅一字一顿开口。
  “真的吗?”她惊问,染满豆蔻的双手,摸向自己搽满粉底的脸。
  苏阅一声冷笑,靠近她:
  “但是,比起舒亚,你简直丑陋的可怜,当你和你恶毒的妈妈一起对付舒亚的时候,你丑的像四十岁的妇女。”
  “当你找流氓调戏舒亚的时候,你丑的像六十岁的老人;当你将你犯的所有的错强加在舒亚身上的时候,你已经丑的不能再丑了,简直让人恶心。”
  “对于一个让人感到恶心的人,还能出现在一个昔日侮辱大骂之人的订婚宴会上,我真是为你和你爸妈感到丢脸。”
  “你是怕,我们忘记你们所有种种恶行吗?不会,放心吧!”
  “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现在又要做什么打算,对于你们以前的所作所为,你们根本没有资格。”
  “不,永远没有资格……门在那,自己请吧!”
  苏阅说的口干舌燥,直到舒亚拉拉她的胳膊,端来一杯水,她才嘘出一口气,好久没有今天畅快了。
  这股气,好像憋了很久,终于发出去了。
  旁边的孔令还拍起掌来,大笑着开口:“果然是千金小姐,出口果然不一样,没想到一向安静的苏阅,居然也会化身为毒舌女,真是大开眼界。”
  “比起你差多了。”苏阅别了他一眼,不客气的回道。
  罗帆三人顿时尴尬不已,本来她以为就舒亚那么弱势的女人,肯定会被她吃的死死的,为所欲为,谁知道,会有人给她出头,而且还是天华和天源的千金。
  但是她并没有放弃,挑了一个位置,死皮赖脸的坐了下来,最近手头有点紧,不到最后绝不放弃。
  苏阅并没有看华任,也不愿看他怎么想,说了就是说了。
  “阅阅,谢谢你。”舒亚眼底泛着雾气,眼眸湿润,有苏阅和齐琪好好。
  “对了,齐琪呢?怎么这么久还没有赶到?”
  苏阅一愣,今天是舒亚的订婚宴,她不会不来,会不会出事了?
  正当这时,苏阅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固定电话打来的,两人相视一眼,慌忙接通。
  华任看向苏阅手里的黑色手机,啜酒的动作顿一下,眼神一抿,瞬间又恢复淡雅,轻啜一口红酒,女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不能关的太严,最怕的却是斯文。
  “喂,你好!”
  “喂,苏阅,快来接我,我在莫环路,一个修车铺那里,快点。”
  “怎么了?”苏阅紧张的问。
  “遇到了几个混混,碰到了一点麻烦,我等你们,碰……”突然乍起的砰响之后,电话信号突然断掉。
  苏阅顿时懵了,嘴巴不停使唤的大喊出声:“大哥,齐琪出事了,赶快。”
  说完,甩掉高跟鞋,拿起包包,慌乱的向舒亚说:“齐琪在莫环路,一个修车铺那里出事了,我过去看看。”
  舒亚一听莫北路,也慌了起来:“我一起去。”
  “不行,你好好呆着,我和大哥一起过去。”苏阅拉开她的手,光着脚,提起高跟鞋就往外跑。
  空气刺骨,一阵冷风吹来,苏阅忍不住打起寒颤,一身低胸晚礼服,在寒冷的冬天保暖几乎为零。
  外面的冷和心里的焦碰在了一起,一阵刮伤的疼,不等苏阅上车,齐昀已经开车出发了,留给她的只剩一阵汽车尾气。
  紧接着孔令跑了出来,快速的走到她面前,怔怔的看了她一眼,皱起眉头,仿佛连鼻子都皱了起来,看着她鄙视的开口:“笨女人。”
  一句话说完,面色冷凝的转身直接坐上了驾驶座,上好锁,往前飚去。
  今天,她都得罪谁了?
  车子掀起的风吹在她的身上,吹起了她的礼服,她哆哆嗦嗦的找到车钥匙,还没来得及打开车门,后面又传来脚步声,只觉后背一暖,一件羽绒服披在了身上。
  “好傻的小东西。”华任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一如春风般温柔。
  他将她拥住,打开自己的车门,将她塞进去,为她系好安全带,打开暖气,向莫环路方向驶去。
  当秦离从大门跑出来时,一眼便看到了华任拥着她的动作,若不是他折回去,怕她冻坏,去取她的衣服,华任不可能会占取这个先机,难道,真的又错出了一步了吗?
  他怔在哪里,看着她被塞他进车里,看着他拿出拖鞋帮她穿上,看着她窝在衣服里像需要保护的小鸟,他温柔的揉她的头发,直到他踩下油门往前飞奔。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眼里,而他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忽然他又笑了起来,笑的比哭还难看,他不是应该看戏的吗?苏阅,其实,我在你身后,只要你肯往后看,就能看见我。
  他忘了自己也只是穿了一件衬衫,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他却感觉不到寒冷,手里的温度暖不了自动锁。
  “给你,一起吧!”蓝谷走了出来,将他的外套扔给他。
  “我也要一起去……”洛雨站在门口。
  “还有三只狼在那里呢,好好帮你哥和你嫂子,像苏阅学学。”蓝谷皱眉打断她,转身坐进秦离的银色布加迪里。
  大厅里,罗帆阴损的面孔上,闪过幸灾乐祸的笑意,却没发现,这一幕刚好被刚刚进来的洛雨看在眼里。
  贪婪不死心,脸比墙后的女人,苏阅只是说说,我可是会做的,哼哼,等着瞧吧!一双明亮的大眼悄然闪过狡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