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二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15Ctrl+D 收藏本站


  莫环路属于郊区,齐琪怎么会出现在郊区?去那里干什么?这么一想,苏阅顿时冷静了不少,思绪也渐渐回笼。
  车内的空气渐渐暖和了起来,不知是为了给她降低恐惧还是某些其他的原因,华任放起了优美的音乐。
  车子速度很快,却没有跟上孔令。
  苏阅有些奇怪,她明明和孔令不熟,可是为什么他会争对她?或许以前间接的惹恼过他,或是因为她骂过他?
  车子突然间停了下来,原本有挂满霓虹灯的大道,此时却黑蒙蒙的一片,朦胧不清的四处,像是被一张大网罩住,带着紧张的压抑。
  透过车子大灯的亮光,荒草地上,还能看到几条缠斗的身影,像是投影的假象,齐琪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害怕?苏阅想着,开门下车,却被华任拦腰搂住。
  “坐好。”他在她耳边低声出口。
  车子也懵然加速,颠簸着越过石阶,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和刺眼的灯光,让纠缠在一起的人,突然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恍然之间,强壮的车辆已在眼前,神经牵动着末梢,迫使他们瞬间跳开半尺远。
  阿斯顿。马丁车突然一个漂移转身又像跳开的人撞去。
  苏阅吓了一大跳,骇然的看向华任,他想干嘛?
  华任迎上她的目光,一双眸子只是冷淡的缩一缩,轻笑出声:“害怕了?”
  苏阅看着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他是一个聪明的人,绝不会让自己惹上人命。
  华任唇角勾起一抹魅笑,在距离人群几厘米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而那一群人,早就大灯和疾驰的紧张的神经里,昏眩了过去。
  她匆忙的解下安全带,刚打开车门,就看到齐琪从黑暗右侧一拐一跛的走了过来,走到那一群人中间,狠狠的踹了几脚,像是不解恨,还啜了几口唾沫。
  另一边,剩下的一个人也被齐昀解决掉,拖了过来,打斗在华任的帮助下结束了。
  苏阅跑过去一把搂住齐琪的肩膀,直到脑后传来齐琪的冷哼声,才放开她。
  “受伤了?”四下打量她的身体。
  “没事,放心吧!”她轻笑几声,头发已经乱成了一团,围巾寄在了腰上,衣服上还有泥土的灰尘。
  “没看她还死不了吗?一个人没事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估计也没想干什么好事。”孔令讥笑一声,冷着脸看了一眼已经悠悠转醒的男人们,狠狠的又踹上几脚。
  “你责怪什么?我有说让你来吗?”齐琪空气不悦。
  “你不知道晚上很冷吗?”孔令冷冷的看着她,好看的眉头也皱成了川字。
  齐琪低下头不再说话,抬起头时,已是满脸的冷漠,她一步一步的走进孔令,冷硬的开口:“对不起,大冷天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真是耽误你的时间了,谢谢!”说完还象征性的弯弯腰。
  孔令眯眼凝视着她,拉过她,蛮横的走向一边,齐琪一时不济,还跛了一下,却硬是被他愤愤的拖走。
  苏阅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没有出口阻截,她抬眼看了一下齐昀,见他的目光只是审视着两人,并不阻拦,苏阅顿时明白了,原来齐昀也看不来了?!
  很快蓝谷和秦离也到了,顺便把聊城的警察们也带了过来,十几辆车子浩浩荡荡。
  “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秦离拍拍手。
  “那是,任,功不可没呀!”蓝谷拍拍阿斯顿。马丁,笑意盎然。
  将地上的几个人全部拷好后,齐琪才跟在孔令的后面走过来,脸上挂着一丝窃笑,微微中还带着一点不自然,有问题!
  苏阅见齐琪没有大碍,也放心了不少,和她开起玩笑来。
  “怎么,原来你喜欢被以暴制暴?”苏阅笑着问。
  “屁,才不是。”甭响一个‘屁’字刚说完,齐琪在孔令的瞪视下,放低了声音,那个‘才不是’的声音小之又小。
  “对了,齐琪,今天是舒亚订婚,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苏阅把她拉到一边。
  “我也感到奇怪,本来我是和哥哥一起走的,刚好东西落在了家里,所以回去了一趟。”
  “刚出门的时候,在我家门口有一辆出租车,时间急,我也没多想,就直接坐上去了,罗雅大酒店聊城人一般人都知道,何况是出租车。”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催了一下他,原本我以为他走的是近道,谁知道他居然把我带到了郊外。”
  “我问他知不知道罗雅大酒店,他居然睁眼说瞎话,说就在前面,我让他把我带回去,他好似有预谋似的,直接停在原地不肯走,不到一会,就来了一群恶霸。”
  “阅阅,你知道凭我一个人对付几个恶霸还不是问题,但是……”齐琪贴近苏阅的耳朵“但是,我把他们撂倒以后,给你打电话,我注意到他们好像接到了什么人的指示,没想到有人会在背后偷袭我。”
  “我从修车铺一直跑到了这里,原本灯火通明的大道,却被故意人为灭了灯,阅阅,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韩蓝。”
  齐琪小声的说,眼角还偷瞄了一眼华任,她也没有把华任排除在外,但是她暂时不会告诉苏阅。
  她知道李倩和华任以及秦离的关系,但是他会因为这个杀她灭口吗?
  齐琪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里,如华任如此的有钱、连政府都巴结他的人,杀个人用的着这么麻烦吗?
  除此之外,就只有韩蓝最有可能了,韩蓝是一个嫉妒心强的女人,上次酒会恶整了她,她肯定会报复。
  按照警官的意思,带回局里审,但是,面对这样一群在聊城具有举足轻重的人,谁的一句话都能决定审讯的地点,他们毕竟还要回去继续订婚宴,审讯直接放在了事发当点。
  五个二十几岁的年青小伙被二十几个人围着,由局里的审讯官审问,华任一群人围观。
  “姓名。”审讯官问。
  “张警官,我提个建议,你可以尽量简省,我需要的是目的和收买他们的人?”华任打断她公式的审讯。
  “是,是,是……,明白。”他连忙点头,随后审视了一眼鼻青脸肿的五人,严肃的问:“你们是受谁指使?”
  五人看着站在眼前的男人,心里打起了愫,别人他们也许不知道,但是,眼前的几人,经常会上财金广告的封页介绍,聊城的魅力大款们。
  五人一面担心那些公子哥的报复,一面怕受到法律的严肃制裁,为了几个钱心里叫苦不已。
  四人的眼光不禁都看向了他们的头目——大杨。
  华任见几人眼神恍惚,轻笑一声开了口: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都知道的,多耽误一分钟,多一分罪责。”随后眼眸一深,笑容越扩越大
  “不过,只要你们肯把买通你们的人说出来,一切都可以转换了,所有的责任都可以转换到指使人的身上,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但是,我们的时间有限,这位你们应该见过吧?”
  华任拉过齐昀,魅笑着开口:“他每耽误一分钟所产生的影响都可以折算成人民币,我可以帮你们算一下……”
  “哎,惨咯……不过,这么责任都不在于你们,该坐牢该交罚金的都是幕后指使者,如果没有幕后指使者,你们就卖母卖女吧!是吧?张警官?!。”
  “当然,当然。”
  带头的男人一见审讯的张警官点头,心里一喜,忙声问:
  “真的吗?”
  “那是当然,谁先回答,算谁立功,还有奖金。”张警官很默契的配合,就算没有这条规定,他也不敢忤逆华任的说法。
  五个人跑又跑不掉,已经触犯了刑法,要么坐牢,那么赔钱,关键是没钱,有钱还会接活吗?一看那女人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赔钱别人还不一定要,有钱人的心思猜不透,也许就喜欢耍人玩。
  此时可以从话音里听到希望,迫不及待的开口:
  “好,我说,有一个女人找上我们,给了我们两张照片,说是只要帮她抓住照片里的女人,就可以给我们十万块。”
  “那个女人长什么样?”苏阅问。
  “不知道,电话联系的,照片也是寄过来的。”
  “声音听得出来吗?”苏阅忍不住激声。
  “年龄听起来不大。”
  苏阅的心沉了下来,真的是韩蓝?她没有报复她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她竟然想下黑手。
  “照片拿出来看一下,手机号有吗?”
  “没有手机号。”说完,从裤子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掏出照片递上去。
  张警官正准备接过,却被苏阅直接拿了过去。
  照片上面的景象,让苏阅忍不住打起颤来,是……今天的拍的。
  那件白色的羽绒服,这个冬天只有今天才穿,背景居然还是她现在居住的小区,原来她一直在附近偷拍她?
  她们还是知道了她现在居住的地方,苏阅精致的眉头皱起,爸爸,你的好女儿真是厉害。
  “既然这样,张警官,将计就计吧!”苏阅冷静的笑了起来。
  ------题外话------
  亲耐的们,拿起鼠标点击放入书架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