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洛冰的计谋-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三章 洛冰的计谋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19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给舒亚打了个电话,一群人就回去了,不知道那五个人,在将计就计完成任务后,得知判刑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态度和想法。
  华任不追究,并没有说其他人不会追究,无商不奸,无奸不商,世人皆知。
  秦离笑着说:“谁听华任的,谁就会上当,怎么死的,地狱里好好想想吧!华任的话,都是说给情人听的。”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阅。
  齐琪免不了要被齐昀一顿数落,当所有人到达罗雅大酒店的时候,却发现气氛一片和谐。
  罗帆和她的情人喝着红酒,洛雨和舒砚跟几个男人聊得正欢,洛冰陪着舒亚不放心的一直站在门口,隔着玻璃看着外面。
  “没事吧?”舒亚看到她们,喜出望外。
  “没事,我先去换衣服,这衣服臭死了。”齐琪大大咧咧的说。
  她身上的衣服有多处损破,还有泥土的污渍,在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套礼服,她提起袋子走进洗手间。
  “还没走呀?”苏阅看了一眼罗帆,问舒亚。
  “她们不走也没办法。”舒亚低声回答。
  “那叫保安轰吧!难道洛冰也没有办法吗?”
  “放心吧!已经搞定了,我不想别人以后说舒亚订婚当日,将自己的后妈赶出宴会现场,我要她们自己离开。”洛冰接口说。
  “你们怕,我不怕,我帮你解决。”齐琪的声音在洗手间门口传来。
  她踩着高跟鞋大步像罗帆走去,一把揪起罗帆的焦黄卷发,对着罗帆的情人就是一拳。
  “我说过,我见你们一次打一次,可能你们没有记性,我今天给你长长记忆,我这人没办法了,就是喜欢暴力。”
  “你……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罗帆尖叫起来,恐惧的看着齐琪。
  她记得齐琪,有一次,她就是这样被齐琪揪住头发,舒亚才从家里得以逃跑的,从那以后连续几天睡觉都是被人拉扯头发的噩梦,以至于对头发非常敏感。
  “其实,我更想做的是将你的头发燃着,闻着焦糊的味道,看着你的黄发一点一点的萎缩,直到蔓延到头皮。”齐琪邪恶的在她耳边笑起。
  “你……”罗帆突然停止了说话,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双手捂着肚子,慌跌跌的站起来,顾不上疼痛,拉扯着头发大喊:“放开,快放开。”
  就连旁边罗帆的情人和和洛雨一起喝酒的舒砚也发生了同样的症状,脸色卡白苦痛难耐,牙齿紧咬,双手捂着肚子。
  齐琪怔楞了一下,在舒亚的示意里松开了她的头发。
  得以解脱,罗帆捣鼓着发福的身材跑向洗手间。
  “整个酒店都被我哥包下来了,要交费才能进的,哎,我说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故意到这上厕所来了?”早等在厕所门口的洛雨笑嘻嘻的开口,眼眸中稍稍透着不解和无辜。
  “不可能。”她正欲强行挤进去,却看见里面站着几个男人,拉起包包二话没说,直接冲了出去。
  当三人落荒而逃后,洛雨笑嘻嘻的邀功:“我说这招管用吧,哥?!”
  只是洛雨完全忽略了洛冰的本质,洛冰和华任在商场上混了那么久,又岂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第二天,据知情人事透露,当晚在罗雅大酒店附近,有几人当街大小便,影响市风,被行人举报……。
  这只是小小的警告而已,有钱向来是好办事的。
  宴会继续举行,气氛也融洽了起来,灯光祥和,也许是齐昀看出了齐琪和孔令的不同,一直拉着孔令喝酒。
  而齐琪在得知洛雨酒量不错的时候,如同找到了一个好知己一样,眼睛发红的吵着拼酒。
  华任和蓝谷则被骆冰和骆冰的亲戚攀住。
  苏阅禁酒,一个人四处本奔走的吃着舒亚为她特地准备的小点心。
  她有点饿,看着盘子里突然多出的一块云花糕,抬起头,看到秦离,眼眸里闪过疑惑。
  “怎么?不认识了?我还以为至少还能混个朋友呢。”秦离摇摇酒杯,唇角勾笑叹一口气。
  “朋友?”苏阅将口里的糕点吞下,“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上次对天源的帮助,虽然妈妈没有接受,但是,饭我还是会请的。”
  秦离突然意会的笑了,只是笑容里带着苏阅看不懂的表情。
  “也许你妈妈误会了,我是真的想帮助天源。”
  苏阅看着他诚恳的目光愣住,他似乎和刚见面时有什么不同了,但是她没有探测人的习惯。
  朋友这个词在她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从小到大,真正的朋友也只有那么几个,而且都是同性。
  但是每次看到他,都有一种想要排斥的感觉,他和华任同样花心,同样让人看不出来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如果说华任是妖,那么他就是邪。
  如果他不是微笑着,一眼看去,都带着邪气嗜血的感觉,可能因为失去第一次,那个苍茫的环境在她内心照成了不可磨灭的噩梦。
  她一直记得齐琪说的那句话,像是盘根错节在心头,【秦离会让女人伤身;若说伤心是间接的伤害,那么伤身是直接的血淋。】
  不论是苏晔的警告还是内心里的想法,她都会离他远远的。
  只是,他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找上她,调查她?既然是一个花花大少,多余的时间不都应该是去找女人吗?
  “你不就是女人吗?”他笑着回答,眼睛微微的弯成了月牙。
  苏阅讶异的看向他,她就这么容易让人看穿心思吗?
  “不过,你的确与众不同。”不等苏阅说话,他又笑着说:“你是男人中的女人,你看,一个人人争夺的男人在你面前,你都能恍神。”
  “那只能说,我对男人有足够的免疫力。”
  “是吗?”他凑近她,眼睛紧盯着她的表情,不等她反应,薄唇已靠近她的耳垂轻吐一口气,邪肆的开口:“看来是我最近太不努力了,你看,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恩,要多像华任学习。”
  苏阅冷下脸退开一步,“我非常感谢,你在天源危机的时候帮助妈妈,但是,我也请你自重,我之所以没有避开你,是要告诉你,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用你的冒犯抵消那顿饭,不管你觉得我小气或者不懂风情,都没有关系,对于留言风语,我一点都不在乎。”
  抵消了,全部都要抵消,从此,你不欠我,我不欠你,苏阅在心里默默的说,挺直腰身,高贵从容的离开。
  “苏阅,我是开玩笑的。”秦离看着她冷傲的背影自嘲的笑笑。
  “真的那么小气吗?”
  见她不理他,啜一口红酒,狭长的凤眼泛起一丝涟漪,轻掩的眼眸将心底的莫名掩饰,抬头看来一眼华任,华任,游戏,你还想玩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