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吃醋-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四章 吃醋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24Ctrl+D 收藏本站


  当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苏阅吃的有些小撑,齐琪和洛雨喝得已经差不多了,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吵着闹着一个劲的要看舒亚和洛冰亲吻。
  现场的男人们也开始活跃起来,一双双眸子似笑非笑的看好戏似的,看着舒亚和洛冰。
  舒亚感觉像是被十几匹饿狼虎视眈眈的盯梢一样,顿时羞涩了起来,洛冰倒是丝毫没有顾忌,捧起她的脸就来了个法式热吻。
  现场一片轰动。
  “再来一个。”齐琪叫起来。
  “这个是需要礼尚往来的,齐琪,到时候,我们也不会客气的哦”洛冰把舒亚宝贝的抱在怀里,舒亚是一个爱害羞的人,他希望能将舒亚外界的一切都挡掉,让她安心的在他的臂膀下幸福的生活。
  “那有什么,想现在看都没关系。”齐琪大笑一声,猛然抱住孔令的头,送上自己的香吻。
  “死丫头,干什么?”孔令一把推开她,难得的脸色发红。
  “呦,难得呀!一向都是孔令玩女人,今天还真是难得一见。”华任一脸魅笑。
  华任突然的声音让苏阅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跑到了她的身后,一个回头,刚好对上他带笑的墨眸,沉浸在她波月浩海里。
  “阅儿都没有亲过我。”他状是不满的啜一口酒,哀怨的看着她。
  “我……”苏阅刚说出一个我字,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华任的眼眸突然闪现邪肆,随即一只大手覆上了她的后脑,红唇被一片柔软覆上,红酒从他的嘴里过渡到了她的。
  若不是苏阅呛了几下,他不会放开她,她的美好,让他一直不想放开,墨眸看了一眼她的耳垂,色光一暗,薄唇覆上娇巧的耳垂轻咬一下。
  “啊”苏阅刚从呛酒中反应过来,突然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干什么?”她皱起眉不悦的看向他,一双大眼氤氲,刚刚的呛酒把她的眼泪都呛了出来。
  而他只是笑看着她,眼眸里全是笑意,得意洋洋的魅笑说:“难道阅儿想让他们都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幕吗?”
  苏阅望了一眼身后,见他们都是了然如心的表情,顿时脸色一红,狠狠的瞪向华任。
  “这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刚刚擅自做主让他亲你。”他不满的开口。
  “没有。”
  “以后离他远点。”他曲指敲敲她的脑袋。
  “为什么?”她不明所以的问。
  “你没看到他对你不怀好意吗?”狭长的凤眼闪过一道亮光,他恍若无人的笑起来,朝她勾勾手指,“想知道原因吗?过来。”
  凑近她的耳廓,轻轻的在她耳边暗语:“我吃醋了。”
  苏阅一脸讶然的看着他,他刚刚不是一直陪着洛冰的家人喝酒吗?怎么会注意到她?
  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他低声暗语叹息一声,像是惋惜似的开口:“我怎么能放心阅儿一个人呢。”
  苏阅心里一震,好像触电一样,他的话里似乎带着凄凉的感觉,明明是这么热闹,温暖的大厅,为什么心里会这么想?
  她背对众人,看不见后面众人的表情,以及眼前华任漆黑的墨眸,如深夜里汪洋的大海,默默一瞥,扫视在秦离紧皱的眉头上。
  仅是一秒钟,他的笑容就打了开,满脸瞬间如沐春风,薄唇勾着魅笑,露出洁白皓齿,眼眸却如猎鹰般犀利。
  齐琪虽然一向大大咧咧,可是眼前的景象,她看的一清二楚,苏阅陷进去了,陷入了华任的温柔陷阱里,她一直知道苏阅和华任暧昧不清,可是不知道会这么快。
  苏阅,希望你能掌握住你的幸福,不要像我,苏阅加油吧!我也会努力的,幸福是自己的。
  不管怎样,他说我脸皮厚也好,我都要努力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除非有一天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不同于以往的凶恶,她温柔的看向一边低头用湿巾擦嘴的孔令,她的口水有那么恶心吗?有必要擦这么半天吗?
  “苏阅,我敬你一杯。”齐琪倒下一大杯红酒,又分一小杯递给苏阅。
  “就这么一点点,不会醉的。”她看着苏阅为难的表情,晃了晃酒杯。
  苏阅看了看酒杯里的小半杯红酒,今天是舒亚的订婚宴,醉就醉一次吧!
  “诶,诶,诶,这杯我是敬你的。”齐琪不悦的瘪着嘴。
  “齐琪,你想干嘛?想灌醉我有什么目的?”苏阅不客气的回道。
  “哪有!今天不是高兴吗?喝一半吧,你说我怎么……就教不会你呢?”齐琪先是讪笑,随后又是孺子不可教也的低声叹气。
  “你只会把人交坏。”苏阅凶她。
  “废话少说,喝吧!”齐琪说完一昂头,一大杯红酒,被她倒入口中。
  “你不会慢点吗?又没人跟你抢。”苏阅皱眉呵斥。
  “没事,看千杯不醉我的。”她手一挥呵呵一笑,又倒满一杯,然后又自言自语的开口:“哎,苏阅,我刚刚不是快要醉了吗?现在为什么会清醒?难倒是醒酒水?”
  “你傻了吧?明明还有一股白酒的问道。”苏阅瘪瘪嘴,皱起眉头,突然一愣:“齐琪,你不想混了,居然给我喝兑酒。”
  “没有,哪有?反正都要醉了,赶紧醉倒之前去敬舒亚吧!”她拉扯着苏阅走向舒亚。
  “苏阅好不容易喝了一杯,赶紧的。”齐琪像是发酒疯似的,将舒亚手里的饮料抢过,拿过旁边的红酒塞到她的手里。
  “就知道心疼老婆,这么喜庆的日子怎么可以喝饮料呢?我们家舒亚还是可以喝一杯的,干了,干了。”齐琪瞪了一眼洛冰。
  苏阅和舒亚无奈,只好举起酒杯碰了一下。
  苏阅有些平静,喝了兑威士忌的红酒,她大脑反而一片平静,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动一下就会摔倒,传说中暴风雨前的宁静?千万不要在舒亚的宴会上闹笑话。
  她是一个有酒控的人,啤酒、红酒喝了会吐会晕,白酒喝了会发酒疯。
  记得大学的时候,在一次齐琪的生日上,被迫喝了白酒,在宿舍里疯了一夜,搅得整个宿舍的人一夜没睡,第二天全部顶着黑眼圈一副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兑酒还没有挑试过,会不会又疯又吐?苏阅不敢想,只想赶紧找个地方躺一会,空气里突然飘过来的一阵血腥味,让她忍不住想呕吐起来。
  捂着肚子想往外跑,谁知脚下一滑,一个埒跄向前倒去,幸亏拉住了旁边的桌几,差一点点撞上了齐琪。
  扶住桌几站好,晕眩就像是排山倒海而来,低头看了一下罪魁祸首的地面,地上一点血红,被她的高跟鞋磨檫过后,划的淡薄细长,谁把红酒倒在地上?
  “齐琪。”她喊一声。
  突然又是一阵血腥味传来,晕眩好像更严重了,血腥味让她想到了鲜红的红酒,仿佛蔓延到了自己的喉咙,一阵干呕,什么都没有。
  “齐琪。”她又轻喊一声,感觉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头也晕的更严重了,蒙蒙中看到舒亚也醉倒了,被骆冰抱向沙发。
  她伸出纤细的手臂拉向齐琪的衣服,腰部的衣服颜色怎么变深了?大脑越来越晕眩,容不得她思考。
  一条手臂伸过来将她拦腰搂住,“醉了吗?”声音温柔舒畅,熟悉的味道充满鼻腔。
  “醉了。”她低语,半眯的眼眸又投向齐琪,只觉得那块深色的地方可以拧出水来,血腥味像是随着脑子的幻想拼命的要穿刺出来,齐琪……受伤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