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就信他一次吧-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六章 就信他一次吧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33Ctrl+D 收藏本站


  她醒来的时候,他永远不在,心里免不了失望,脑袋还有些晕,看了一眼穿在身上陌生的衣服,疑惑的皱眉,这是哪里?
  光着脚打开门出去,刚好遇到要进门的他,不是平时的西装衬衫,只是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却能穿出不一样的味道。
  他正听着电话,见到她只是笑了一下,“恩,没事就好,她醒了,让她接吧!”说完笑着将手机递给她。
  苏阅愣愣的接过电话,里面就传来了齐昀的声音。
  “苏阅。”
  “大哥?!”
  “齐琪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齐琪?齐琪怎么了?”她先是疑惑,后是紧张起来,昨天晚上不是找到齐琪了吗?难道都是梦吗?
  “你忘了吗?还是你发现齐琪受伤的,那个死丫头,怕我们担心,竟然瞒着,幸亏你发现了,否则有她受的。”
  “在哪个医院?”她茫然的问。
  “聊城第一医院,三楼普外科,308病房。”
  挂掉电话,她还愣愣的看着手机,昨晚齐琪回来了,然后一起喝酒,然后她好像醉了,差点滑倒,后来闻到了血腥味,齐琪深色的衣服可以拧出水来,那么说地上的红色不是酒,是齐琪的血?
  大脑像是受到了警号弹,双手颤抖的打开手机,翻找号码,脑袋里只是环绕着一句话,齐琪受伤了,肯定很严重,那么多人,她怎么可能应付的了。
  “你在干什么?”华任拿过手机,抓住她的手问。
  “打电话给齐琪。”她惨白着脸回答。
  “齐琪没事,刚刚齐昀不是打了电话说没事吗?”
  “齐琪是一个爱撒谎的女人,受什么伤也只会强忍着,不让别人知道,我不放心。”
  “难道医生也会撒谎吗?”他不再多做解释,双眸只是紧盯着她白皙的小脚,眉头不悦的蹙起。
  伸手在她屁股上狠拍几下,瞪着她开口:“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触及他的目光,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光洁的小脚,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会磨人的小东西,先照顾好自己再说。”伸手将她抱起,带回卧室。
  将鞋子穿好,东西收拾好,他一如往日的在餐厅的沙发上看报纸,她则到洗漱间刷牙漱口。
  一眼便看见了杯子上的红色牙刷,那次,在他的别墅,也是红色的牙刷,同样挤好了牙膏,一红一蓝竖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根底相交,蓝红相错。
  她只是看着它们愣愣的发呆,仿佛这样,就能缠绕出幸福的温馨,这是不是说明,他还是有她的?
  望着陌生的环境,她问他:“这是哪里?”
  他低头看着报纸没有抬头,“我家。”
  “以前不是去过一次吗?和这里不一样。”
  “阅儿真可爱。”他抬起头看着她,低笑出声,过了半晌才继续说:“这是另外一栋。”
  看着她不悦的皱眉,又开口低笑道:“一共有三栋别墅,下次带你去古名居。”
  “古名居?”她讶异的开口。
  “对,以后我们就在那里常住。”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他像是要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抬头凝视了她一会,才晃悠悠的魅笑着开口:“我想每一个我住的地方,都能留下阅儿的气息。”
  苏阅看着他眼里的认真顿时愣住了。
  早饭一如以前,一大桌,她没有问哪里来的,他肯定会说是阿姨做的。
  看她已经坐在了桌旁,他才放下报纸,快速的拿过一只碗,盛满一碗稀粥递给她,“昨晚你喝醉了,喝点稀粥会好些。”
  昨晚?苏阅楞了一下,大脑开始收索昨晚醉酒后发生的一切,她醉了,然后,她感觉自己处于一片白茫之中,然后……。
  突然,她脸色一红,鲜艳如四月的杜鹃,涨红的仿佛一挤都能挤出水来,天啦!那是她吗?娇笑着勾引华任,主动要求一起沐浴,甚至把他推倒,对他又啃又咬,疯了半夜的真是她吗?
  她在心里低叫一声,天啦!让我死吧!都说会出事的,早知道打死都不会喝的,齐琪,你最好没事,你完蛋了,我的一世英名……!
  举手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抢似的接过他递过来的粥,低下头一句话不说喝起来。
  华任看着发红的脸,只是暧昧的笑笑,狭长的凤眼邪肆的看着她。
  “阅儿,昨晚睡的还好吗?”他似笑非笑的问。
  “还好。”苏阅顿时噎了一下,闷闷的开口,不敢抬头。
  “还疼吗?”他又柔柔的问。
  苏阅顿时感觉血液倒流,心脏跳动加速,头,只差没低到碗里,抬头瞪了他一眼,其实应该问你还疼吧?故意的小人,她在心里默默的想。
  他看到她埋头苦干的喝着白粥,一直不肯抬头,也不再戏谑她,拿起一片面包慢慢的吃起来。
  “好像有焦糊的味道。”过了半晌,她突然抬起头说。
  “恩。”他一愣,“还好吧?!”
  她望着已经快要见底的稀粥,里面还有沉淀的黑糊,空气里还能闻到淡淡的焦味,刚刚因为心虚竟然没有闻到。
  “可能是阿姨没有注意,我换一碗吧!”她将碗底倒掉,重新盛了一碗,却在抓住圆勺时被他一把抓住手臂。
  “糊了,就不要喝了吧?!”他脸色怪异的不肯放手。
  “不要,其实上面的还好,倒掉浪费。”
  “会吃坏肚子的。”他依旧不同往日的坚持。
  “我没有那么金贵,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吃不上饭呢。”她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平静的吃起来,脸上没有一丝异常。
  他也不再坚持,奇怪的看她几眼,见她丝毫没有嫌弃的表情,狭长的凤眼卷起一抹魅笑,薄唇微勾,笑意盎然的吃起他的面包。
  “阅儿真乖。”他出口赞美,苏阅白了他一眼。
  十一分割线
  他因为有急事需要出去一趟,她则在吃好后,收拾起餐具。
  戴好手套整理到尾声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原本她以为是华任回来了,但是却听到碎小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
  “你是华少带过来的朋友吧?”她看了苏阅一眼,眼底有些拘谨。
  “我想我们见过的。”苏阅将手套取下,淡然一笑。
  “哦,我想起来了,上次在华少的白居然见过。”她眼底划过笑意,神色依然紧措“我刚一紧张没认出来,苏小姐别见怪。”
  “怎么会呢,还要感谢您做的早餐呢。”
  “那没什么,是我应该的,只要苏小姐喜欢吃,就是我小老太的荣幸,早餐还吃的习惯吧?”她虽是活络了不少,但是仍带着淡淡的紧张,后背也浅浅的弯了下去。
  “很喜欢。”
  两人聊了很多,苏阅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不知不觉间熟络了起来,她姓吴,是华任请来定时打扫房子,负责早点的钟点工之一。
  吴妈是一个话多的女人,见苏阅不像其她女人一样高傲仗势,打心里喜欢上了她,苏阅本来就无聊,和华任约好处理完事情以后去看齐琪的,时间还有剩余,两人便聊起了家常。
  她说:“华少长的好看,又有钱,为人气质高雅,是很多男人比不上的,他的别墅很多,居所不定,那些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每天都会在华少的各个门外轮流蹬点。”
  “华少是个有品位的人,尊荣高贵,天之骄子,有着自己的奢华骄傲,出门在外陪在身旁的都是明星贵族得体出众的女人,但是,他从来不带女人回家,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只要您在,每次的早餐吃什么,喝什么,都是他亲自安排,稀粥养胃,牛奶提神,他很挑食,很多东西都不吃,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在商场上滚摸打爬的人,都不会行言如色,华少人很好,从来都不会生气,像他们这种上位的男人,通常只会将心事藏在心里,让人永远看不透,其实他们是最需要温暖的,虽然嘴上笑着,有时心里会是一片灰白……”
  吴妈说了很多,苏阅只是静静的听着,心里有一丝窃喜,有一股不一样的变化,连她自己都不说不清楚。
  “哎,对了。”吴妈突然惊叫了起来。
  “怎么了?”苏阅问。
  “他告诉你了吗?”
  “什么?”
  “今天的粥是华少熬得,虽然过了火候,有点糊,好歹也是他的一点心意,人家是大集团的总裁,能进厨房已经很不错了,你没倒掉吧?”
  苏阅楞住了,怪不得他脸色那么奇怪,怪不得他一致坚持让她倒掉,怪不得……。
  正如吴妈所说,一个集团大总裁,高高在上的独裁者,集尊贵、权势、高雅,气质、美貌、身材与一体,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男人,居然会为下厨做早餐。
  他不知应该被无数人围在中心,头顶着神圣的光环让人瞻仰的吗?
  苏阅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她算什么?有什么?比她漂亮的,比她身材好的,多的去了,而他为什么会选她?是选她吗?不清楚了。
  虽然心里丝丝窃喜她在他心里的与众不同,但是,她还没有彻底认识他,他在她身边只是像个痞子一样,缠着,绕着,仿佛所有的事,都只是为她,从来看不出还有其他需要烦心的事情。
  舒亚说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那,就信他一次吧!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以后还有美好的回忆,随着自己的心走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