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爱了就是爱了-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七章 爱了就是爱了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37Ctrl+D 收藏本站


  华任回来的时候,苏阅只是坐在秋千上,看着游泳池的池水发呆,今天的阳光很好,照在绿色的草皮上,淡淡的光晕。
  水池里波光粼粼,波波水光在太阳折射后,照在苏阅白皙的小脸上,像是镀上了一道神圣的光采。
  绿色的外套配着纤细的黑色牛仔,简洁大方,风轻轻的扶过,飘动发丝。
  仿佛,她就像是一颗小草,随着风飘摇,明明是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为什么会有草的错觉?
  华任坐在车里,没有下来,狭长的凤眼隔着墨镜,静静的看着她,双眉似剑,眼底淡淡波光,留连不转,五色神采被挡在黑色之后。
  看到他,她淡笑一下,转身向他走去。
  “忙完了?”她笑着问。
  华任看到她温和的态度像是一讶,随即恢复平静。
  “恩,等急了吧?”他推门下车,握住她的双手,双眉皱起:“怎么这么凉?”
  她像是一惊,想抽回手,却被他紧紧握在手心里。
  苏阅心里泛起一丝涟漪,心跳也开始不停的加速,手心慢慢的湿润起来,直到,趁他不注意,才急急的将手抽回去。
  坐上车,他递给她一个很精致的袋子,示意她打开看,一看,居然是空的,抬头扬眸时,他拿着围巾的手就伸了过来。
  围巾上淡淡的兰草香,闻着让人不觉心旷神怡,趁着她失神的片刻,已将围巾在她脖子上绕好。
  “该怎么奖励我?”他唇角勾起魅笑,墨镜依然没有取下,看不清神色,单是按照他的声调来说,他的心情是愉悦的。
  “你这人耍赖,你明明就想我欠你人情。”苏阅娇嗔的看着他。
  “反正我不管,围都围好了。”说完,大手伸至她的后脑,薄唇覆上了她的柔软。
  苏阅吓了一跳,往后一让,他并没有阻拦她,只是墨镜下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苏阅这么往后一让,刚好靠在了座椅后背上,明白自己的处境后,小脸瞬时瘪了。
  一阵“强取豪夺”后,苏阅喘着粗气,溺倒在华任的身上,两颊桃红,红唇微肿不悦的撅起。
  买了齐琪最喜欢的曲奇,苏阅才跟在华任的身后,来到三楼普外科。
  一路上,她的心里都是非常矛盾的,齐琪是她的好姐妹,心里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人,和华任一起到医院看她,这就表明了自己和华任不同寻常的关系。
  齐琪说不要惹上他们,可是……,不容她多想,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你们来了。”齐昀坐在沙发上看报,见到他们只是淡笑了一下,示意他们坐,又低下头。
  床头被摇起,齐琪半躺半靠在病床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还吭吭唧唧的叫痛,见到苏阅眼睛一亮,嚷嚷着开口:“苏阅,快来陪陪我,我快要无聊死了,快要发霉了。”
  “一天就要发霉了?不是有大哥陪你吗?伤口没事吧?”苏阅坐到床边。
  华任只是笑笑将水果和食品放下,走至一旁的沙发,看起报纸。
  齐琪皱起眉瘪起脸,啃一口苹果,瞟了一眼齐昀,见他只是安心的看报,并没有看她,胆子立马大大了起来,囫囵不清的抱怨:
  “他陪我,他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装深沉,还不如我一个人呢。”
  “大哥很忙,能陪你已经不错了,你倒好,不懂感恩的家伙,就应该好好整整你,受伤居然假撑着,疼死也是活该,反正,我是不会心疼你的。”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苏阅有点后怕,又忙着问:
  “到底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破了一个小口,最迟后天出院。”
  “你等着后天出院吧!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齐昀拿开报纸,犀利的望向齐琪,冷冷的开口。
  “哥,不用那么夸张吧?!”齐琪大叫出声,拉扯到伤口,又“哎呀!”一声,闭了嘴。
  “你看,就你这样还想后天出院,我看是后天收尸吧?”
  “苏阅,你说他是我亲哥吗?我怎么感觉,我跟他有仇似的。”
  “要不,你认我哥吧!我一定会很温柔的。”华任戏谑着开口。
  “也是,以后会罩着我吧?”齐琪思索片刻问。
  “当然……而且想要什么……有什么。”
  “那还是算了吧?华少花名远播,我可不敢让我妹妹羊入虎口。”齐昀淡笑阻止。
  “我一般不强人所难。”华任看了他一眼,并不生气。
  “你说我这苦命啦,朋友夫不可夫,这道理你妹妹我还是懂的,没见过你这样的哥哥,苏阅你帮我评评理。”说完,将苹果核扔进垃圾桶,拉住苏阅不放。
  一句话,将苏阅心底激起无数涟漪,‘朋友夫不可夫’是间接的鼓励,还是简单的开个玩笑?总之,无论如何,齐琪和齐昀都知道了她和华任的关系,或许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了。
  她们是她最好的姐妹,没有反对,是不是会鼓励和支持呢?妈妈如果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苏阅无奈的笑笑,“大哥也是为你好。”一个抬头,就看见了华任投来的眼神,虽然隔着墨镜,却依然能感受到,他如深潭般的墨眸里掺杂着不满和警告。
  “你是不是也怕我哥呀?”齐琪不依不饶的瞪着苏阅。
  “大哥,我陪着齐琪,你若有事就先回去吧!”苏阅看了看齐昀开口。
  “有你陪,我就放心了。”齐昀放下报纸,站起身,转头看了一眼带着墨镜津津有味看报纸的华任,开口说:“华少也很忙吧?要不一起吧?!”
  “我没事。”他笑着开口。
  齐昀看了苏阅一眼,眼底划开笑意,低声道:“洛冰新婚,今天中午的竞标大会,华少会缺席吗?”
  “哦,是吗?”他讶异一声,移开报纸,取下硕大的墨镜,露出那张笑魅的俊脸,唇角魅笑,露出皓齿:“这事,我怎么会忘了,华裔人才济济各挡一面,就属我最空了。”他放下报纸,站起身,与齐昀平视。
  “反正我也没事,一起吧!让我看看咱们齐总的雄风。”说完优雅的走到苏阅面前,“晚上来接你,乖乖的等我。”
  苏阅正欲开口,却被他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夺了红唇,轻咬一下,随即退了开,拍拍她的脑袋,戴上墨镜向门外走去。
  苏阅低着头,白皙的小手愣愣的覆在红唇上,不敢去看齐琪,想生华任的气,竟无力去气,该气他的故意惩罚?还是气他的不分场合?……
  “哈哈哈哈哈……”
  直到听到齐琪的笑声,她才尴尬的抬起头。
  “阅阅回神咯,一向自持冷静的阅阅,终于不见了,哎……。”齐琪笑着,又叹息一声。
  苏阅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话,只是无话可说,只好扭头看着华任刚坐过的沙发。
  “人都走咯,该回神了吧?”齐琪不悦的双手覆上她的小脸,将她扭回正视自己。
  “没有,齐琪我该怎么办?”她愣愣的看着齐琪,眼里闪过迷茫,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爱?不敢爱?还是不爱?”齐琪收起玩笑的语气,严肃的问。
  “你觉得呢?”
  “爱了就是爱了,就算不能爱,不想再爱,可是你能管住自己的心吗?
  你会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他的身上,每次见他,都希望他能主动的和你打个招呼,
  哪怕隔着千万个人,你默默的坐在某个角落,甚至姿色平庸,身材肥胖,他都可以一眼穿透人群来到你的身旁,在众人面前坦然的宣告你,
  不管他是如何的骄傲尊贵、出位上层。”她默默的开口,声音也突然带上了哀愁。
  苏阅看着她满脸的落寞,原来,伤神的不止她一个人,大意如齐琪,也会如此。
  “孔令来看过你吗?”苏阅问。
  “他?……他巴不得我死呢。”
  “你们……怎么了?”看着齐琪落寞的小脸,苏阅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在他眼中就是个头脑简单的白痴,他虽然是个没心没肝没肺的人,但是,我不想骗我自己,我喜欢他,就算他看不起我,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他是我从小到大,第一个喜欢的人。”她有些感伤,却强扭偏执。
  “然后呢?”
  “然后?苏阅,你不应该给我打打气吗?”她佯装生气,鼓起了腮帮。
  “那……,祝你早点夺得美男归。”
  “这还差不多,难道你不知道吗?”她得意的杨了扬下巴。
  “知道什么?”苏阅忙问。
  “谁说我没大脑的?!我明明比苏阅聪明,非要我说那些酸话吗?”她点了点苏阅的脑袋,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傻笑了一下,哀声出口:
  “好吧!谁让我是好人呢,我的意思是,爱了就是爱了,我们要将自己的命运掌握自己手里,
  美好只是一霎那的事情,能不能留下美好的回忆,要看自己的把握,你不用为我哀愁,从后天开始,我要做孔令的小尾巴,任他狂风暴雨,我都要牢牢的把他抓住不放。”
  “若是大哥和齐爸爸、齐妈妈不同意怎么办?”
  “天无难事,先上车后买票了,到时候,带个胖外孙子回去,看他们舍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