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凶手VS孔令探伤-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四十八章 凶手VS孔令探伤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42Ctrl+D 收藏本站


  苏阅顿时无语,不管这一席话,是落井下石还是柳暗光明,却恰恰映照了苏阅的心里,齐琪的一席话,给了她莫大的支持。
  “你怎么看待我和华任?”问出来后她有些紧张,但也有吐出一口气的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
  “终于说出来了吧?哼,我就知道。”齐琪白了她一眼。
  “原本我是反对你和华任在一起,华任真的会为你放弃花丛吗?和他在一起,你会受到无数压力和舆论,但是,如果你是出于真心,而且已经和他那什么了,我当然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苏阅有些尴尬,被齐琪这样一说,好似偷情被发现了,然后被大肆宣扬一样,忍不住敲敲她的脑袋,揶揄道:
  “那天谁说,苏阅,晚上说吧!我在看电影呢,电影里那个男人好看吧?看够了吗?”
  “这个……,他们都走了,我们中午吃什么呢?”她嘿嘿一笑佯装思考,岔开话题。
  中午吃什么,倒是没有操心,不到十一点半的时候,舒亚就过来了,带了鸡汤和饭菜。
  “苏阅最近变傻了,你看出来没?”齐琪乐滋滋的喝着舒亚的爱心鸡汤。
  “哪有?你脑袋没坏吧?”舒亚故意问。
  “哪天脑袋真坏了,你和苏阅兑半个月养我好不好?……”她近乎撒娇的开口。
  “胡说什么呢?”苏阅打断她的话,“就知道欺负舒亚。”
  只是她们不知道,往后的变故,被齐琪一语成谶,带着满怀的希望寻求幸福,却负载心伤而归,追了半个地球,丢了三分心魂,七分灵魄。
  这只是属于她和孔令的故事,每个人都会在时光的摩擦里慢慢长大、懂事、成熟,勇于担当。
  时间在三人的玩笑和调侃中飞逝,房间里的笑声顺着走廊飘到了外面,让正欲敲门而入的人怔在了外面。
  齐昀不是一个出尽风头的人,没有让齐琪住贵宾房,虽然口头喜欢说说齐琪,却还是疼爱她的,住的也算是外科最好的单间。
  突然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们的调侃,“我接个电话。”苏阅站起来,走到窗户旁。
  “苏小姐,行凶人找到了,是‘天华’的千金,我们于一个小时前,已经将她带回警所做了笔录。”
  苏阅心里一片平静,没有一点起伏,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只是绷紧的神经却扯动了她隐藏的期盼,果然是她?!
  “人还在吗?”她冷清的问。
  “已经被保释了。”
  “你说什么?怎么可以这样?”苏阅叫起来,齐琪还在医院,她却已经被在外面逍遥法外?
  “不好意思,她有这个权利。”
  “是……‘天华’的……董事长……保释的吗?”苏阅冷下了口气,哀淡的声音就像是秋风中落魄的小鸟发出的哀鸣,让房间里的两人一愣,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是的。”
  苏阅捏紧了拳头,看着外面的枯柳,开着空调的房间,却暖不了她心中此刻的冰冷。
  如果,那天晚上,她和齐琪一起,韩蓝也同样绝对不会放过她,如果连她一起受伤了,韩书贤也会这样做吗?
  到底,他和她是比较亲的,他忘了齐琪以前是多么亲热的叫他韩叔叔。
  那天,从她刚踏入蓝魅包间大门的时候,她(韩蓝)就投过来了挑衅的眼神,如果没有看到她鄙视,讽刺,不屑的表情,她可能不会留下。
  买人殴打齐琪是她做的,那么那次的车祸她会不敢做吗?从天华收购天源开始,她们的关系就从暗处慢慢的浮上了水面,一切都是那么堂而皇之的占有。
  她想过争取,可是,强迫过来的亲情,还有什么味道,只是披着一道血液的关系,在同一条大路相遇也只有路人的淡然。
  “苏阅,怎么了?”舒亚走到她身边,搭上她的肩膀。
  “齐琪,果然是韩蓝。”她转过头看向齐琪,眼底冰冷。
  “苏阅,真的只有韩蓝吗?”齐琪望着她问。
  “警察说,是天华的千金。”她低下头,将眼底的复杂掩饰。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齐琪看着苏阅,见她眼里闪过伤痛,不再说话,心里却疑惑开,难道华任没有参与过吗?不会利用韩蓝吗?
  但愿不是,华任,你伤害我可以,我受点小伤,没有关系,千万不要伤害苏阅,身上的痛只是一时的,心里的伤才可怕。
  房内的突然安静,让站在门外的人,站立不安,踱起步来。
  “孔少怎么有空过来?看我妹妹呀?!”华任笑嘻嘻的开口,偏着俊帅的脑袋斜睨着他,眼底满是戏谑的笑。
  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华任和齐昀,华任仿佛永远精力十足,魅惑的招牌笑容时刻存在着。
  “你妹妹?”孔令看了一眼齐昀,眼眸暗了暗,又看向华任。
  “可不是,我妹妹齐琪呀!”狭长的凤眼闪过精光,“我这认的好,不光捡了个妹妹,以后还能捡个妹夫。”
  孔令的脸瞬间变了,一句妹夫让他心里焦躁了起来,他是不知不觉中来到这里的,昨晚一夜无眠,狭长的眼睑下也挂上了浅浅的黑眼圈。
  “妹妹可不是随便叫的,以后红包少不了的,不仅仅是享受哥哥的权利,还有保护妹妹的义务。”齐昀接着开口。
  “那是,我看我是小气的人吗?”华任依旧近乎完美的笑容,狭长的凤眼瞥了一下齐昀,不就是想把齐琪罩在我的羽翼下吗?很好!
  齐昀听完,唇角绽开微笑,华任是一个圆滑的人,没人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但是,不管真假,有这一句话,至少从今往后,齐琪不会有危险。
  “孔少不进去吗?”华任率先打开房门,朝他优雅的伸手。
  孔令正欲开口拒绝,却被床上的齐琪怔住。
  只见齐琪衰弱的躺在病床上,双眉紧蹙,憔悴的小脸在雪白的床单衬托下显得毫无血色,苍白的面孔毫无生机。
  见惯了她的不可理喻,此时的半死不活,让孔令心底忍不住发疼,心里最深处像是被人狠狠揪起一样,然后跌入了深潭,每根神经都惊恐不已,腿脚已经不听使唤的冲了进去。
  就连跟着进去的齐昀都吓了一跳。
  齐琪是一个为了爱情没心没肺的人,不到一会就忍不住了,将假装的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出来。
  巴着眼看着孔令愤怒的走出门外,一张小脸瘪成了冬瓜,“孔令,我喜欢你。”她在他身后大喊。
  已经步入走廊的某人,身影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齐琪落寞的小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