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与白觞的相遇-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五十章 与白觞的相遇

拓拔瑞瑞2017-4-30 21:53:51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无眠,总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今晚苏阅没有回到公寓,晚饭后被苏晔留在了家里。
  她起床时,苏晔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满满一皮箱都是她的衣物。
  “妈妈,带这么多衣服干什么?”元旦只是几天的假,顶多也只能呆上一个星期。
  苏晔没有抬头,将衣物整理好,拉上皮箱拉链,才笑着开口:“天冷,多穿一点,免得到时候感冒。”
  早饭吃到一半的时候,Ailer就过来了,顺便带来了一大叠文件。
  看到她,示意的笑一笑,便恭敬的向苏晔汇报后面的计划。
  “阅阅,你以后叫她莲姨吧!她陪在妈妈身边不少年了,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她的话就是我的话,知道吗?”
  苏阅一愣,点点头,她是帮助了妈妈不少,公司面临着困苦,她都是一直默默的为公司付出。
  “莲姨和我们一起去吗?”苏阅问。
  “莲姨暂时去不了,公司还有很多事物呢,你们玩的尽兴一些,公司有我呢,放心吧!等哪天……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吧。”她看着苏阅,露出和蔼的笑容。
  莲姨和苏晔的年龄相仿,在苏晔嫁给韩书贤之前就已经认识了,一直兢兢业业的帮助天源。
  样貌虽然比不上苏晔,却也算的上清秀,四十岁的年龄,能保养这样已经不错了,再加上身材窈窕,气质优雅,看起来依旧风韵犹存。
  只是,苏阅很奇怪,她一直没有见过莲姨的老公,甚至连妈妈没有提起过,只知道,她有一个在国外念书的儿子,才十五岁。
  “莲姨早饭吃了吗?要不一起吃吧!”苏阅笑着开口,第一次看到莲姨的时候,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仿佛,她就是她的亲姨一样。
  “我早吃过了,一会得赶早去机场,快到圣诞节了,人比较多,所以我就订了清晨的,没有问题吧?”
  “你说的算吧!”苏晔笑着将批阅好的文件递到她的手里,将苏阅要说的话打断。
  很早的飞机,苏阅却不知道会这么早,早上七点钟,莲姨便将她们直接送到了机场,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要赶时间一样。
  事情订的匆忙,苏阅甚至还没来得及给舒亚和齐琪打个电话,就直接关了机。
  那天,华任的话还清晰的在她耳边回荡,他说:乖,不要哭,不用等到元旦,过几天我就带你去英国散心。
  她叹口气,注定要失言了。
  苏晔估计是晚上没有睡好,靠在椅背上,不到一会就睡着了,苏阅却一片清醒,一旦有心事,她就很难入眠。
  眼眸只是随意一瞥,左侧前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黑色的西装外套,精碎的短发,那个斜影是……白觞?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也要去意大利?
  她将自己尽量的缩小,让他不要发现。
  “小姐,您要的奶茶。”一道甜美的声音,在她上方传来。
  “不好意思,我没叫奶茶。”
  “是那位先生帮您叫的。”
  顺着她的指尖看去,白觞正扭头微笑着看她,温柔的眼眸可以挤出水来。
  原来,他早就发现了?苏阅自嘲的笑笑,刚刚还想着躲闪。
  “我不认识他,他肯定弄错了。”她笑着拒绝,迈头看向里方,磕上眼眸。
  空姐无奈,只得走到白觞旁边,歉意的将奶茶递给他。
  苏阅虽然佯装睡觉,却睡不着,就这样突然失踪,华任会不会去公寓找她?
  应该……会的吧?!她这样想,心里一阵甜蜜。
  回来后,又免不了被齐琪一顿唠叨,不过,齐琪应该会很忙,孔令失踪,她肯定会四处去闹腾。
  经过十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到达罗马菲乌米齐诺国际机场。苏阅像躲似的,直接拉着苏晔下了飞机,瞄了一眼身后,他没有跟来,虚出一口长气。
  只是片刻,行李箱上便多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抬眼,不知何时他已走到她的面前。
  “谢谢!不用。”她冷脸冷声,不看他的表情。
  见她不悦,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并且,很殷勤的帮她叫好了车。
  “阅阅,他是谁?”苏晔问她,这个男人长的俊俏,看来和苏阅认识,估计将苏阅惹恼火了,所以才一直冷着脸给他看。
  她叹一口气,苏阅是传承了她的秉性,偏执的让人愤恨,总是坚定自己的执着,不留余地,以后怎么让她放心?!
  行李还好不是太多,一个大行李箱被苏阅拉着,她只是拎了一个小包,盯了男人一眼,见对他微笑,不再说话,便往前走。
  白觞一愣,放开行李箱,往前赶去,“伯母,您好,我是白觞,阅儿的朋友,我已经为您和阅儿叫好车,订好了饭店。”
  说完,顺手指了指停靠在路边的劳斯莱斯。
  苏晔一愣,又上下将他打量一遍,点点头,不错,有模有样,如果,对苏阅好,也不是不可以,假如,有一天她不在苏阅身边了,最少还有一个照顾她的人。
  “和阅阅吵架了吧?”苏晔温和的问。
  “是我不好,惹阅儿伤心了,所以……。”他瞄了苏阅一眼,见她已经跟了上来,一直冷眼看他,他又笑着开口:
  “伯母,先上车吧!一会车上说,我和阅儿……认识……两年了。”
  苏晔笑着点头,这孩子温文有礼,还不错,举步便往劳斯莱斯走去。
  “妈妈,我们自己叫车吧!不要要劳烦别人。”苏阅见她对白觞很是喜欢,一惊,忙喊了出来。
  白觞顿了一下:“阅儿……,这边我熟,一起有个照顾。”将苏晔招呼上车,又走过去帮苏阅拉行李。
  “不用,我自己可以。”她扭过头,从他身边走过,还好行李不是太重。
  车上,苏阅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个劲和看着窗外的异国风光。
  苏晔到是兴趣十足,她似乎对这个女婿很满意,青年才俊,举止有礼,两人愉快的聊了起来。
  在得知,两年前两人就认识了以后,她瞪大了眼看着苏阅。
  “阅阅,妈妈不是说,有男朋友的话,带回去给我看看吗?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苏阅蹙眉,看了一眼白觞,心里难得的平静,如果两年前,能够出现今天的情景,也许,苏晔早该抱外甥了。
  世界就是那么巧妙,她爱着他的时候,他丢下她,一个人远走,甚至连个原因都没有。
  那时,她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心痛不已,肝肠寸断。
  现在他回来了,一句原因也没提,却还想着过像以前那样和谐的生活,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她已经不爱他,爱上了别的男人。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情深缘浅。
  饭店是苏阅自己选的,她下意识的不想和有过多的牵扯,一直想着离他远远的,原本想着也许可以做朋友,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小气。
  “我和她分手了。”苏阅说:“一年前。”
  苏晔一楞,叹一口气:“还爱吗?”
  “不爱。”苏阅说的果断决绝。
  “那好吧!”她知道苏阅的脾气,就像她自己的一样,打车去了维多利亚旅馆。
  只是,苏阅怎么也没有料到,吃晚饭的时候,白觞又过来了。
  苏阅瞪着坐在对面的白觞,他就没事做吗?偏要跟着她?
  只是,他是怎样收买妈妈的?能让她在知道两人分手以后,还能给他好脸色。
  “妈妈。”她拉一下苏晔的衣摆,“您还记得前一年,我那次的肺炎吗?”
  苏晔脸一冷,看向白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