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失去-惹上首席总裁 bet356娱乐场注册送19_bet356足球体育_bet356官网注册

惹上首席总裁

第一章 失去

拓拔瑞瑞2017-4-20 22:2:11Ctrl+D 收藏本站

中国聊城,
  晚上九点,月上水光的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灯光忽闪忽暗,音乐声混合着男女的喘息阵阵嘈杂,舞池里,青男俊女们仿若灵蛇般狂扭着身体,肢体放浪形骸。
  昏暗的角落里,舒阅一杯一杯,狂灌着红酒,如喝水一般。
  第几杯了?不记得!
  脑海里回想起妈妈的话。
  苏阅,他要毁了‘天源’,他想毁了我。
  ‘天华’买断了‘天源’除我手里的60,股份。
  苏阅,他果真是一个狠心的男人!
  举杯昂首,又一杯入喉,苦涩的味道充斥满嘴。
  这个家,毁了?毁了!那个疼她入心的爸爸,而如今要毁了这个家!
  ‘天源’是妈妈所有的心血,爸爸怎会忍心这样做?
  以前的欢乐如斑离光影在脑海里闪烁,苏阅苦涩的一笑,又倒满一杯,眼泪混合着红酒一起下肚,原来眼泪是涩的。
  手机铃声一遍一遍的唱着,只是斜睨了手机一眼,任由那清淡的音乐混入到噪杂的尖叫里。
  大概过了十分钟之久,她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苏阅,你丫的在哪里?搞什么鬼?打你电话半天没人接。”电话那头传来齐琪的暴怒。
  “我在月上水光。”
  苏阅的嗓音有些沙哑,带着浓重的鼻音。
  “苏阅你怎么了?还有谁和你一起?舒亚在吗?”齐琪听到她嘶哑的声音意识到不对。
  “没有,就我一个人,马上就回去了,你不用担心。”
  “你丫的别动,等我,我马上就到。”齐琪的声音略显激动,匆忙的挂断电话。
  苏阅无谓的笑笑,站起身,头很晕,原来只能喝一瓶的酒力,在喝了七八瓶后却越喝越清醒,还以为自己酒力高了,原来自己错了。
  晃晃悠悠的走出大门,一阵冷空气袭来,顿时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在路边狂吐了起来,在路人的鄙骂声和惊叫中慌乱的坐上车子。
  片刻后,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好似有什么在燃烧,只觉得一股火直窜进心底,脑子里除了即将支离破碎的家庭以外再无其他!
  蒙胧中她觉得自己被有力的臂膀圈进怀中,那一刻她那惶惶不安心竟然莫名的得到了一刻的放松,有了寻到避风港的错觉!
  那带的魔力的手犹如春风扶遍她的全身,热切的吻追逐着她的小舌,不给她片刻的喘息机会,身子如同着了火一般燥热着,随着他温柔的抚摸内心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急待着被充实与填满!
  一阵撕裂的巨痛让她那颗空落的心有了一种寄托,沉痛后的快感更是她沉沦……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饮酒过度,害的果然是自己,伸手摸了摸额头,懒懒的翻了一个身。
  “呃,要命!”疼痛感侵满了四肢八骸,被子因为翻身掉了一半,白皙的大腿裸露在湿凉的空气里,沁着微微的冷意,一双大眼悠得睁开,
  这是哪里?
  豪华诺曼式总统套房,入目的是昏暗房间里粉白的大墙,好大的落地窗,好大的窗帘,好大的房间,好大的床,好多淤青的……身体。
  苏阅瞳孔瞬间放大,张大着嘴巴,又抬头看了一眼陌生的环境,随即顾不上全身的疼痛,慌张的将散乱在地上的衣服捡起。
  丝滑的绸被因为她的慌乱掉在了地上,露出白色床单上的点点血红,像冬天的雪梅一样妖妖艳艳的摄入她的瞳孔。
  脑袋还模模糊糊的残留着昨天阴影。
  昨天喝醉了,然后上了车,后来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随后摸到强壮的身体,挥洒的汗水,感觉到低吼的震动,恍惚中自己像坐过山车一样,晃来晃去,本来还以为是什么春梦,没想到……。
  我的妈,怎么办?没想到解决事情的办法,居然把自己的初次丢了,甚至连那个男人都不知道是谁!
  苏阅感觉脑子像要爆开了一样,看着那摸鲜红,手脚无措起来,慌乱的将床单扒起塞到垃圾桶里。
  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有十八个未接电话,十二个是齐琪的,还有六个是妈妈的。
  齐琪去酒吧找她了?结果找不到她,打电话又没人接,这下要吼死了吧?妈妈应该要急坏了吧?
  顾不了身体的酸痛,抬腿就往外走,突然憋见床台边一张A4纸,拿起一看,短短的几个字,苏阅却感觉脑袋一阵充血。
  ‘宝贝你真香,这张金卡是送给你的礼物。’
  心里一阵发寒,恶狠狠的想,别让我逮到你,否则……
  将白纸狠狠的揉碎,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促跄的走出房间,狠狠的将房门带上,
  “砰”
  一位女服务员及时出现在门口,怔楞的张大嘴巴看着她的粗鲁,
  “小姐……请随我下去结账。”
  苏阅看着她的身影,感觉脑袋像要裂开了一样,腿脚酸痛的跟上她,混账!他连账也没结吗?搞的别人还像讨债似的守在门口。
  苏阅感觉自己倒霉极了,这叫个什么世道。
  电梯里空荡荡的,镜子里反射出一张苍白的小脸,伸手理了一下头发,身上的衣服在地上躺了一夜,
  微微的皱褶中散发着臭臭的味道,她貌似喝多了,然后吐了,
  苏阅没有洁癖,但这味道还是让她皱起了眉,刚刚太紧张,居然都没闻到,她恨极了这种感觉,骄躁的想疯的离开这里。
  仓促的跑出电梯,却突然撞了一具结实的身体,鼻子因肢体的接触撞的生疼。
  “没看见人呀?”她大吼出声,小手捂着鼻子,全身已经痛到不行,现在就连那可怜的鼻子没招谁惹谁的也负了伤。
  跄踉的身体被一双大掌扶住,抬头对上了一张似笑非笑的俊脸。
  ------题外话------
  喜欢就收藏吧!亲的留言和收藏是十一最大的动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